还挺巧的,打开博客时看了下日历,发现我到这边上班整4个月了。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就会是半年了,很快一年就过去了。

此刻的心态,好像还是临时工的心态,我到现在连一次报销都没做过。

没有什么归属感,在这里虽然也有了一些可以聊聊工作以外闲话的同事,却始终没有可靠、亲近的关系萌生出来。

我检讨过,可能是自己的表现不佳,让人看不上;或者是大家人生观差异太大,没法融合。

既然无法融合,也就无需勉强。

一起共事的时间想必也不会很长,就继续做一座孤城,本分内的事尽量做好,本分外的事,无从掺和,也无须掺和。

看淡别人的眼光,是我需要补上的一课。

从什么时候开始,工作上我变得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不想让人家失望,拼命去把事情往身上揽。

在太平盛世下,这样自然是没多大的问题;但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这样的风格,就会把自己活活逼死。

也是要学着不要脸一点,当然我其实根本学不会。

---------------------------------------------------------

今天的天气突然转暖,中午走出办公楼就觉得浑身毛孔都打开了。

真想抛开工作,像个五岁的孩子那样,漫无目的的在公园里跑来跑去,享受温柔的春风。

爸爸从我小的时候就看穿了我懒散的本质,到我33岁,这个特质也未曾改变。

毫无进取心,能懒就懒,能散就散。

大家都在跑步,有的跑的快,有的跑的慢,就我在闲逛,逛逛还一屁股坐下来看人家跑。

哈,服了自己。

---------------------------------------------------------

初中同学的群这两天又因为有新人加入而变得热闹了。

一个个,散落在天涯海角的同学,都重新聚起来,很不容易的,毕竟都快20年。

开始商量5月份的同学聚会。

想起09年那次聚会,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初中四年,在痴肥直楞的状态下度过的,傻到不能再傻,胖到不能再胖。

可怜的是,当时自己对这样的糟糕状态毫不自知,还很自命不凡。

是我自己活成了笑话。

20年后,男同学还记得我当时很胖。

我知道有些事大家也记得,只不过再缺德的人也不会去揭那一层的伤疤。

我肯定可以表现得很释然,只是,在大家热闹地讨论时,我仍是一座孤城。

热闹看尽,到最后谁又不是一座孤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