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18世纪的紫色尖嘴鸟梦见了一座宫殿,, 一位中世纪的巫师正在用玫瑰花的女人,炼制黄金,,
一位名叫莎士比亚的中年男子,正秘密的从高楼上掉落下来,,
一条只在夜里流向死亡的河流,看见了基督的升天,, 1918年的另一个梦中,荷马听见有人又在呼唤他的名字,
一本书还在猜想过去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  一位英格兰的老人,在第二天就会为百花盛开做祈祷,,
一位忘记岩石的女人,在城堡的院子里指出了旅程,,
一个隶属于罪恶的灵魂在一条壕沟前与但丁雄辩,,
一个比喻沉默了许久,依然掩饰他至高无上的地位,,
一位天主教徒在接近天堂的地方用尽了最后的忧伤,著书立说,,
一位黄河边的贤人瞬间的修行叙述了他的一个梦,
一个瘫痪的病人用看不见的材料制作最后的晚餐,
一个中国会焚书的皇帝解刨一个来自历史的流星,,
一个杀人的人吻着自己的剑,以证明自己不象撒旦那么勇敢,,
一朵长在诗歌身旁的花流淌着鲜血,眼睛却极力遮盖住伤口,,
一只狼终于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对待一只带着孩子读书的兔子,,
一位半个世纪后的做曲家,用肉欲的快感创造了一个国家,,
一尊古希腊的大理石雕像,举例说明黑格尔和罗马人都是工业文明的产物,,
一杯古老而幽雅的水钻进茫茫的荒原,在庄稼地里昙花一现,,
一个驯兽师在给大象洗脸时不小心说出了机密,,
一个年轻的人切断了与母体相连脐带,独立的站在自己的勇气中,想回到那个疏忽的夜晚,,
一群孩子用尊严,在只有悲叹的广场上用马尾放风筝,,
一个从不在家的主人,在公车上遇见了有绿松石味道的吻,,
一只鹰因为梦见了自己的父亲而哭泣,此时它正在天上,而天上到处都是天使,,
一位装着十枚金币的骑士,用三十年的时间在沙漠中晒黑皮肤开始歌唱,,
一个仿佛发现了美洲的哲学家,认为只有他才是土豆的所有者,,
一些精神分裂症患者联合起来诅咒未来,他们坚信明天的镜子里的人就不再是自己,,
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赤裸的昏死在同情中,阴道被另一些思想取代,,
一个风中飘扬的答案,被安置在神殿的高台上,从此不再与植物打交道,,
一个来到塔西地的欧洲人,服下了大量砒霜后对着一只奇异而惊恐的鸟问“我们要往哪里去?”
一对恋人在电影散场时收到上帝的信笺,那天刚好是星期五,,
一辆三轮车压过一个易拉罐后笑嘻嘻的逃跑了,
一个关于孤独的黑暗,,只有月亮在天空上跳动,,
一片枫丹白露森林的树叶,再坚持几分钟就会被雨水打败,跌落到另一个生活的开始处,,
一个我在挖苦着虚无,直到有一夜受难死去,
一个我披着可怜的皮肉在第七十五行诗之前唱最后一歌,,


也许这诗没有结束,,就象月圆月缺同时出现的夜晚不会因为风很痛苦而退让给黎明,,,

 最近真的很累,,依然坚信的是人有两种一种是接受型的,一种是创造型的,,,
我对自己的创作是有希望的,希望它不会在黑暗里痛哭流涕,,,

这一段是提前纪念海子的,,愿他不再跌倒,,
你可以残缺荒唐的申辩,
也可以用音乐来修建他,,
在三月二十六日,
诗人们围着一个心目中抽象的概念,
手上握着凋零了的麦芒以怀念为想象起舞,
只是主人不在,

你所有的梦都是别人梦过的,世界从来都在循环重复,,知道永远 不要再说你的梦是自己的,你从来就没有梦过,也从来没有自己

我睡了,呆会我再渡到对面  
                                  2006年3,24
                                  天堂边缘  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