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良木缘看完《大江大海1949》,看了一眼手机,恰好是2009年12月12日0:00分。
给朋友短信:“我终于看完了,最后一句话是:‘本书如有缺页、破损、装订错误,请寄回本公司调换。’”
朋友回短信:“如果是大陆版这样写就搞笑了。”
我想了一会明白了朋友的意思。
我想说的是,我认真地看完了这本书的每一个字;朋友理解的却是:如果是在大陆出版,所有人都会去调换,因为肯定要删节。
事实上,这种假设是不成立的,至少在很长时间内,这本书不可能在大陆出版。
虽然,它只是告诉了我们一些被历史遮蔽的事实。
而其中最让我震惊的是,辽沈战役中,林彪部队围困长春长达半年,在我们的叙述中,这是一次伟大的围城,“解放长春兵不血刃”,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叙述出来,则是至少30万平民的被饿死,数字相当于日本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数字。历史的叙述者不同,或者说,立场不同,结论也就完全不同。
但其实,龙应台并不是主要为了揭谁的老底,她只是想通过一些小人物的命运,勾画那段颠沛流离的历史。
在她的勾勒中,这段大江大海的流离史,没有胜利者。
人们只是历史洪流中的一个泡沫,在那样的颠沛中,轻轻一碰,就碎了。那些平头老百姓,没有谁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但是,这样的观点,是否会指向一种历史的虚无主义?
其实,我相信,如果历史再来一次,那些热血的青年还是会走向战场。无论是走向这一个军队,还是另一个军队。
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当你有自由时,你当然可以为你的选择负责,但当你没有自由的时候,只有历史替你做出选择。
龙应台写得很好,感情充沛饱满,充满了对虚弱者的尊敬和同情。
这是一种难得的情怀。
她的最后一节写得最好,全部用的是“我不管你是……”的句式,试图表现出一种超越阶级的同情和尊敬。
现在的情势下,我们应该表示对这种“超越阶级”的胸怀的敬意。

对这本书,我想说的太多了,但似乎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这是我不够通透的地方。
我需要语言。合适的,恰当的语言。
暂停,容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