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庆贺我们喝喜酒的行程终于踏上了常州的土地,于是沪宁线上只有镇江没被喜酒大军染指了。

这次又是赵同志的大学同学的婚礼,他们宿舍的感情还真是好,只要是江苏省范围内,都愿意乐颠颠地赶来赶去,坐上三个小时火车、再转一个小时公交、再在乡间水泥路上打听半天,只为了送礼金和吃顿饭。

算了,人家南京的都赶过来了,我们附近的不去也不合适,于是上路。


最美的高速公路

我觉得锡宜高速宜兴段绝对可以评上全国最美的高速公路之一,前提是来访时间需在三月下旬至四月初。

一拐上这段路,我们就被震撼了。两边的民居多是青瓦白墙、带独立小院的江南人家,家家院前屋后都种着成片的矮矮的树。此时正是盛花期,每棵树都被粉白的花朵簇拥着,远望仿佛花的海洋。原谅我贫乏的比喻,但只有海洋是最贴切的形容,那耀人眼目、迷人心智、令人心花怒放的花的世界,可不就像引人遐想的深邃汪洋?于是原本单调的旅途也明媚起来,就这么一路开到天边吧,只要身边有花。

忽然看见了一块广告牌,上书“阳山景区”云云,于是顿悟,原来是桃花,六月即将上市的阳山水蜜桃,可不就是这些烂漫的花朵孕育的么?

于是对于此地住民的欣羡之情又上一个台阶:不仅有花赏,还有甜蜜蜜水汪汪的桃子可吃,简直是神仙的日子嘛。等我老了,我也要来这里种桃树。

 

展昭故里

作为一个三岁的鼠猫迷,看到“常州武进”这个地名,第一反应应该是尖叫吧?虽然本次的最终目的地是王允村而不是小说中的遇杰村,但也八九不离十了,都在武进的天空下。

于是在最富有诗意的烟花三月,我来到了展昭故里常州武进,想像千年前,大侠在这里从懵懂正太长成英俊青年的情景。现在这里早已没有英雄留下的痕迹,然而春色还是千年前看到的,芳草凄凄,杨柳依依,田间溪头有欢快的黄狗在奔跑。

新郎家是崭新的二层民房,左右有紧贴着的隔壁邻居,面前是一大块田地,种着金黄的油菜花和青翠的麦苗,视野开阔,风景独好。比较奇怪的是,房屋是前后两幢拼接而成,连接处有室内天井和走道。问及这种建屋方式的原因,了解内情的人说,因为这家生的是男孩,于是在旧屋后再建一幢房连成一体,以便儿子长大后娶亲成家之用。所以走进新郎家,第一个感觉就是:超大,房间好多,空间好大。知道这个习俗后便释然,两幢楼拼接成一幢,能不大么?

 

糖的盛宴

婚宴是在新郎家里举办的,请了民间厨师上门服务,所以口味相当地道、无锡菜是出了名的甜死人不偿命,武进和无锡毗邻,菜肴口味也是无糖不欢。于是嗜甜如我,也不免感到了压力。

糖醋排骨,可以直接改名为糖烧排骨,醋的分量节省到可以忽略不计。不过烧得相当有水准,排骨外面裹着一层晶亮的糖衣,绵甜入味,连配角香菇也香甜可口,令人欲罢不能。

红烧肉,看外表并无特殊之处,然而入口后发现居然尝不到酱油的咸味,满口都是肉的鲜嫩和糖的浓郁。让人怀疑其制作工艺也是不放酱油只用焦糖上色的,美味程度不下于本地名菜酱汁肉!仅从这两道菜,我们就可以看出此地对糖偏执的热爱,然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接下来只要是红烧的菜,无一不甜,白烧的菜吃着也有似有似无的暧昧甜味,或者说咸都咸得理不直气不壮,好像委屈的二房小妾。最夸张的是,本次宴席居然上了四道甜点,还不包括水果!第一道是小元宵,白煮的,放了大量的白糖。第二道是油炸面点,中间有软软的夹心,因为香脆,倒不觉得很甜。第三道是水果甜羹,里面放了桔子、椰果、银耳之类,甜味压倒性地战胜了水果的酸味。第四道是常州特有的甜汤,一碗煮熟却很有嚼劲的米,加了很多汤,最上层飘着松子和芝麻。第一次吃到这种甜点,禁不住好奇,舀了一大勺入口。立刻发现这道菜甜得登峰造极,堪称本次宴席的糖分之王,估计再甜一点就该析出白糖晶体了。加上很油、有很多松子芝麻,吃到嘴里的感觉就是又香又甜又腻,令人难以忍受。然而一口咽下肚后,却不由自主地想去舀第二勺、第三勺,明明腻得快吐了,却受不了诱惑,这就是糖的魔力吗?比毒品还诡异。

最后西瓜上来时我没动,估计吃到嘴里和冬瓜差不多了。经过了这场糖分的洗礼,我决定继续贯彻戒糖大业,难为了几个南京赶来的人,怎么咽得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