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玫瑰两岁了,我该更一次啦!7月28日我可算是终结了读书生涯。恰逢小玫瑰2岁生日,一早就领着她去狂欢。

玩水,玩high了。。。。
image

image

最最开心的是,有个小玩伴,丰腴的玥玥妹妹,呵呵。。。。
image

水中探戈。。。。
image

丰盛的晚餐!小玫瑰非常敬业地吹生日蜡烛。。。。
image

image
(感谢Rui阿姨和Yougun叔叔,Bei阿姨和Matteu叔叔,与小玫瑰共度生日晚餐。)

本来想在7月30日夜里挥墨一番,没想到清凉照的代价就是30日夜里开始小玫瑰发烧 3天3夜。更博大计只好拖延至今。

高烧不退,无感冒症状,我还是领着小玫瑰去了急诊。医生告知右侧耳朵发红,喉咙发红,大笔一挥就给了抗生素。我提心吊胆地揣着医生开出的阿莫西林儿童口服液,自作镇静地等待3天。昨天夜里,3天大限已到,烧退了,可喜可贺。那瓶抗生素继续蹲冰箱。

2岁的小玫,语言爆发,就是个开心果子。小家伙经常语出雷人。列举经典段子。

1、Happy time in Shanghai,小玫瑰见到顺娘,立马就能对着顺娘就叫“干妈”。和顺顺玩到high,她抱着顺顺问:“妹妹你好吗?”  干妈赏封“Social animal”.

2、回来后,时常回忆起国内的亲朋好友。一次,她问我:“干爹呢?” 这个称呼太不常用,加上她浓厚的娃娃音,我硬是没明白她在问什么。我笼统反问:“谁呀?啥呀?” 她急切地说:“顺顺姐姐家的干爹。” 我这才明白过来。 干妈一番辛苦,不如干爹印象深刻,是何故?不解。

3、前两天睡前,她突然对我说:
     “大姨父是傻瓜。”
      “谁说的?”
      “大姨说的。”
      “???”
      “打电话问问大姨父是不是傻瓜。”
      “明天打电话问吧,现在要睡觉了。”

4、学会点儿遣词造句,半桶水晃荡,甚是可爱。在超市,我特意宣扬下妈妈的体贴,说:"去买酸奶,妈妈答应过给你买酸奶。" 她缓缓地来一句:“可~是~,妈妈没有买。” 我狂汗。第二天,她要酸奶吃。我又故伎重演,说:“妈妈给你买酸奶了吧。”  她接茬说:“可能,可能没,可能妈妈没买,宝就要哭了。” 我笑倒。这个“可能”,她自己也拿不准,吭哧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