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过很多博客,基本上每个人都会写这样一篇博,开头第一句话就是:貌似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更新了,然后再像打保龄球一样的语速铺陈开来,写最近在忙什么什么事情啊,见了哪些哪些人啊,玩了多少多少地方啊。

我实在不想搞得太俗套,所以我在第二段再写下这样一句话:貌似很久没有来这里更新了。过年的结果。我没有忙有意义的事情,没有见到很牛的值得一书的人,也没有玩什么名山大川。我继续心安理得地生活在朋友圈里面。

现在朋友再聚到一起的时候,都已经过了那个混混崇拜的年纪,不变的是大家嘴上还都挂着脏话。作为我们朋友圈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典型特征,平时说话都很平稳,但是如果突然听到噼里啪啦像放鞭炮一样的声音,那就是这个人又开始说脏话了。这个叉啊,那个圈的,叉来叉去,圈圈交错。我特别喜欢皖南一带女生说脏话的声音,很有韵律,一气呵成,气势威猛,盛气凌人。最关键的是,她们不骂人的时候比谁都温柔,个个都是贤妻良母。

讲到女人,我又想起来前几天刚开的电影《爱情呼叫转移》。我总感觉这部电影对去年一部美国喜剧片《神奇遥控器》有太多模仿的痕迹。不过昨天已经被某位同志批判了,不能老是觉得外国的月亮圆。所以对于有没有模仿的问题,就不多说了。大家可以上网down一个《神奇遥控器》看看。

关于一部电影,只有刚看完的时候才有冲动和感觉去写一整篇影评出来。等从电影的氛围里面走出来,一旦接触到身边真实的现实,所以的一切感想马上就像断了线的气球一样越飞越远,跳起来都抓不住,再看的时候都快飞得不见了。所以我一直很佩服那些专业的乐评人和影评人。可惜现在汪晓峰只顾着三联和自己的不许联想,乐评也不怎么写了。中国的乐评界特别是摇滚乐评论已经把乐评写得越来越像纪实文学,一点批判的精神和影射的意味都没有。这样的乐评,眼不见为净。

讲到这一茬,我又想说说关于另一部电影《叶落归根》,张扬想玩实验。既不想拍纯粹的纪实片,又不想拍纯粹的公路片,但为了市场又要强加喜剧元素。所以到头来弄得这部片子不伦不类,就像一个黄种男人生了个儿子,眼睛长得碧绿碧绿的,皮肤却是漆黑漆黑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乱出来的结果。我看张扬还是老老实实地继续拍他自己标榜的都市电影比较好,毕竟不管是他早期的《太阳花》,还是声名鹊起的《开往春天的地铁》,都能够唤起让人们自觉地对整个时代的思考,而不是仅仅对于电影所叙述的故事的思考。这一次,张扬输给了贾樟柯。

实在不好意思这么多天不更新。所以今天上来歪说这些个话,堆足一千字,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