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荒了很久。我这一懒散下来,越来越没有更的兴致。上周二,送小玫瑰外公回国,我在回家的路上,猛然惊觉,记录下来的点点滴滴在将来某一天拿出来看看,啧,啧,那个时候,我该感激我自己吧。

痛下决心一周后,我决定开始拔草。

外公出门的时候,小玫瑰咧嘴大哭, 一边哭一边说:“你要是想我了,就来看我。” 她知道外公会想她。

这家伙说话利索了以后,特能哄人。经常扑到这个那个身边,一把抱住,说:“我太想你了。” 另一个经典段子就是,她爸吃了生大蒜后,我顶着寒风,开窗通风。他爸说我小题大做,并向小玫瑰求证:“你闻闻,看爸爸嘴臭吗?” 小家伙还真凑近了闻,大喊:“臭!” 然后补充:“爸爸嘴臭,宝宝也喜欢。” 她爸笑得满脸皱褶,说:“女儿就是女儿,你看看,差太远了。”  这哄爹的闺女!必须记录在博。

掐指算算,小玫瑰2岁零7个半月,真正是恼人的 terrible two, horrible 3, 每天有各种尝试和捣乱。我每天跟着反省,是不是太纵容,以致半大个小人,越来越不成个型儿。不让她干的事儿,她都偏要弄给你看,还不屑地说:“我就试试嘛。” 我给点儿厉害的脸色,她立马认错:“我错了,sorry。” 几秒钟过后,我行我素。真是认错特快,死不悔改。

吃饭要一边喂一边听故事,睡觉之前要听故事。我,我,至今仍未解放。真是应了我的口头禅:“好习惯难养,坏习惯难改。” 遥想当年,她各种不爱吃饭,我们为了稳住她,讲故事就讲成这样了。现在看来,都是浮云,人吃得香着呢。不过,前天晚上,把她抱到秤上,我一看,太受打击了,怎么还是25磅?我都怀疑我看错了,自个人站上去一瞅,咳!我这体重不减,女儿体重不增,坑爹呀。

从上个月开始,小玫瑰加入music together。 老师居然说:“She is the best。” 咦?一个英文文盲,咋成了best student。我去观摩了一次,原来老师是夸她的专注。模仿老师的一举一动。连老师唱完一句,让大家唱下一句的手势,她都跟着做,逗S我了。我不怀好意地笑。老师一发小乐器道具啥滴,她立马起身跟着散发。老师一开始收拾东西,她就去帮忙。别的小朋友还在玩,她就操着普通话说:“别玩了,收了收了。”  完全不理会别人根本不懂中文。这是个亲子课,小朋友坐在爸爸妈妈腿上,一起唱。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坐,瞅准机会还做到老师腿上。以我来看,这小孩儿太不专注音乐本身了,就忙着social.

这一个多月下来,她倒也会了几个调调。在家经常唱:“Hello to Rosalyn, so glad to see you; hello to daddy, so glad to see you; hello to 婆婆,so glad to see you.”  特喜欢扮演老师,教外婆边做动作边唱歌。前两天,她拿出纸片,让我帮她写“老师”、“小娃娃”、“小熊”、“小猴”、“婆婆”,等等,她贴在她和她的“学生们”的胸前。我隔天给她买了label,她有时让我帮她写,有时自己乱画些符号,贴在她和各个学生胸前。

image


拔草完毕!

最后上张装模作样图。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