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周,窝在家里。哪儿也不去。
照例给妈妈打很长时间的电话,除此之外,跟谁都没这么多话说。
我们已经过了那个抱怨不公的时期,我觉得所有的不公都是正常的。
我只相信,不会每次都不公。
我居然可以去劝你,要你心平气和,我写了“间歇式友人”的签名。你看到了,
内疚得以为我在说你,你觉得你跟我联系得太少,你对我不够关心……
于是,你和我聊了很久的电话,一直从你坐938,再转到出租车上。
我有时候真的不能理解你的生活啊,我感到你内心强大的梦想存在着,可是生活呢,总是不公。
你的生活比我还不公~
我劝你要多想想好处,我罗列了许多,像2年前,你劝表情沮丧的我一样。
你说:“我也有梦想,我也有情绪。”
谁没有呢。
我在渐渐平衡自己,你也是。
你不是我的间歇式友人,是永远式友人。
所以,我发誓我会活得有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