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上海的初冬,或者说深秋,理论上都适合在窄马路两旁的梧桐树下慢慢的过,前提是有大把用来浪费的时间,和大叠供于挥霍的钱。很巧的是本月前两周末都在上海,不巧的是都是因为日程紧张的公差,而钱包在垫付了公款以后也彻底瘪了下去。所以所谓的一杯咖啡一缕阳光浪费一下午只是奢侈的梦想。还好这座城市里可爱的朋友们都太给面子,只有一夜空当,却都空出时间,私家推荐餐厅吃饭喝酒,然后默契的在路上懒洋洋的移动步子,什么都不想。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北京,绝对没几个人在晚饭后还有散步的闲情,一是适合走路的地方太少,二是初冬刺骨的风已经冻得人没有了半点出门的欲望。上海就不一样,今年的冬天十分配合的迟到了些,遇上晴朗的日子,空气湿度也是刚好,还有三五老友相伴,天时地利与人和,所以选择饭后走走,心情更好才是目的,醒醒酒只成了借口。

可别说我是亲沪一族,只是这个时候上海的气候更适合人呆着罢了,皮肤和气管都不会骗你。千万别为一个简单行动找个复杂的解释,本来稀松平常的消遣非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显得无比装B了。想来又是何必,上海只是一座城,北京也是一座城,只是恰好对我来说,两个城市的优点都很欣赏,缺点也都接受,自然就觉得日子如此美好,阳光无比灿烂。

再写多余的一段,我回北京的时候,刚好是双年展结束的前一天,每次地铁在人民广场下面穿过,我竟然一次都没想起上去看看。奇怪的是也没觉得多少遗憾,只是“哦”了一声而已。

看吧,我真的没那么爱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