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娜娜、海棠鬼子进村似的扫了一遍飞鸿,无聊至极的我发起了拼图比赛,当然,我是有必胜的把握的,那自信是骨子里滴image

imageimage
imageimage
imageimage

今天突然想po才去算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完成这1000pcs。
答案是6个晚上(还包含帮海棠拼她的那幅)
撒花~~~~~~~~~image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玩这个,前前后后不下十幅(那也不多啊!)这次把拼图搬回宿舍,拆了包装袋,小时的记忆全都冒出来了,怎么去规划拼的步骤、分类、颜色辨识就自然而然的从脑袋里冒出来,像天生的一样。估计二十年前的我是如何都不会想到那么不经意的一个玩具会生成一种能力,一种别人没有的能力(俗称:特~异~功能image

那几晚就拼命似的在拼,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和休息,导致我口腔溃疡啊~~~真是造孽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东西其实都在脑子里却以为什么都没发生过,除了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拼图能力,估计还有很多自己都无法察觉的东西,没有譬如了,待日子慢慢被勾引出来吧!

啰唆地再记录一下:一直以来都很不明白小孩子干嘛要那么多玩具,加上阿姨跟我讲起幼儿园的一些培训的事情,才发现,在普通人(我就是一个大大的普通人)看来是那么的随意,却包含着很多科学。譬如婴儿爬行能强化日后的手脚协调性(我小时候爬少了,以致舞蹈没天分,游泳学了十年才领悟);拼图啦!反正对视觉记忆(不知道正式的说法)很有帮助,拼过图的人会有感触滴(现在我才发现自己的听觉记忆很差,言下之意我的英文听力很差劲,就是左耳进右耳出那种)......不过我相信很多能力是可以培养的,虽然年纪大了,但是马克思不是50岁才开始学俄语吗?只要特意的去关注某个事务,一定会有收获,so我要开始训练自己的听觉记忆!BTW娜娜是日语翻译,我就很佩服她能立即翻译,首要就是记住别人说过的话嘛!我就不行了,写个会议记录还得打个草稿,消化消化

再啰唆一下:教育真的很重要,最好从胎教开始,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名门望族的素质总是那么高(用家族的历史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