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终于路考了,早上7点过起来,到中午11点半收拾,很快当.
第一个上车的小伙子可能是紧张,脑壳有点打火,一出口子就闯红灯,还没开到50米就下来了.我们师傅在车子上阴区区的笑:嘿~瓜娃子娃娃要遭打惨.考到后头还有恰位子的,被恰位子的师傅讴死了,话都说不来了,就重复一句:你杂个不要脸喃,你杂个脸都不要喃.我们看他们吵,在车子上笑的只灿烂.

我们考的时候很顺利,都走的直路,起步停车就完了.
中午请师傅吃了饭,他老人家2两酒下肚,脸绯红,掏心挖肺的说了一桌子话,整的那些师兄很感慨.有个小师弟不抽烟不喝酒,师傅趁酒性教育他:你烟也不抽酒也不喝,当啥子小伙子嘛,我看你二天女朋友都耍不来,人家都要三婚了,你还不加紧嘛.小师弟一下就不好意思了,脸比师傅的还红,整的人家很是尴尬.

回去就开始睡,梦到有个男的说他喜欢我,然后提把刀追了我10条街,看我跑不动了,准备把我逮回去再弄死我.我不晓得他是想耍SM折磨死我还是直接捅死我,反正肯定要死.我脑壳一麻,看到他就来了一句:那我们耍朋友嘛.那男的还是很撇脱,扛起我就回去了.然后他开始给我看他的照片,全部都是死相很丑的尸体.啥子哦!变态杀人狂所!毛求了,去买了包耗子药准备先把他放翻.结果被看到了,提把刀又追了我10条街,跑到跑到就醒了.
烂梦!我已经两次梦到有人拿刀子追我了,每次都离我很近,感觉很惊悚.
过两天等我把数据线买回来,给你们看下我家新来的小朋友.
有点晚了,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