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来说,这次比赛之后我是攒足RP了……

一早起来赶往北京,从南站下来以后,我们一行一共打了四辆车,然后被送到了三个不同的地方(貌似分别叫东门、南门、东南门 -_-),打了N个电话才把人凑齐了。

比赛的场地和机器环境还是很赞的。一开始的时候PC^2有问题,大概有四十分钟不能登录和提交(后来好了以后延长了20分钟)一上来,我发现E水,mdz发现H水,后来又发现PKU的队交A(貌似在PC^2 down掉之间交的),仔细一讨论发现也水,就是判一下奇环。在服务器搞好的时候我们已经把三个代码都拍出来了,然后一个一个交,A题TLE,E题WA,H题AC。A,E都是我写的……泪奔……

上趟卫生间,想到E题M=1的情况我没处理,回来仔细一检查又发现一个打错变量的低级失误,真是不在状态啊……改完再交,又WA……只好把两题扔给他们去找错,很快mdz发现M=2的时候也要特殊处理(我太弱了……),然后E就过了。但是A题我的代码三人都看过了也不知道TLE在哪儿(一个|E|=50000的线性BFS啊……,再补一句,三人搞一个题我从来都不提倡,但这个实在诡异,所以我也有点崩溃,这点我要反省)我无奈地把STL去掉,改成自己的链表实现,又仔细检验了重边、自环等等,再交,RE了……用PC^2发了个问题"Are you sure the range is correct?"(我知道怀疑judge也是大忌,bs我吧……)得到回复"Of course, -_-",我继续改……把范围扩大10倍再交……再RE……冷静了一下,让mdz重写DFS的实现,lx说D可以打表,估计了一下时间大概跑十分钟之内就可以打出来,于是让他去想那个具体怎么写,我去想有人过的G。mdz重写的A交上去也RE,仔细一看代码发现他没把读文件的语句注释(#$%^&...),然后再交,Yes了……我是又高兴又无奈啊……

然后lx去写D的打表,我和mdz讨论G,有一个地方处理不了导致复杂度还是指数级,不太敢写,也想不到有效的方法。lx的D写完了跑起来,mdz就去写了个G,对于两种情况的时候随便选择一种,然后就WA了,我让他改成暴力的,催了半天终于去改了,边改边说肯定TLE,然后交上去Yes了……我俩一起囧……话说现在还没想到正确做法应该是什么

这时候我想到I的一个优化,只需要处理素数长度的情况好像就可以,算了一下好像只需要几十万还是几百万次RMQ来着,就上去写了。这时候时间也不太多了,草草写完过了Sample就交,然后RE,TLE,WA都出来了……呼唤状态啊……最后结果是稳定在WA了,后来想到一种特殊情况,处理了还是WA,可能还有些地方没处理好吧。这题感觉没做出主要因为前面卡得有点厉害,时间不太够了。lx的D貌似也写扯了,前几个数还挺快的,到最大的9的时候就不行了,到最后也没跑出来。现在也还不知道这题标准做法是怎样的。

于是最后结果就是四题,冠军是6个,把我们开了但没过的I和D都过了。A题在颁奖的时候说确实数据是有错的(rp啊,那些1y的人是咋搞的呢...),赛后rejudge了,这样我们排第5,我估计可能最一开始交的程序就是AC的,不然罚时没有那么少。完整的排名在这里:http://acm.bjtu.edu.cn/icpc/result.htm

基本来说这场比赛里我废掉了,多亏队友发挥稳定,结果还算不太难看。不过在正式赛的时候废掉一人甚至两人也是常出现的情况,这次至少证明了我们在有人废掉的情况下还能有个说的过去的成绩。就这样吧,差距还是巨大的,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