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堆似真似假的梦,梦里分辨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就在刚才,有些搞明白了,人这倒霉的一辈子不过是努力把一出大悲剧演成喜剧,每个人,光鲜靓丽的,失魂落魄的,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