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废柴,慎入!=  =

君子真的是姓君名子,他姓氏的来源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与赫赫有名的文王武王沾亲带故。也许是父母惫懒,也许是实在略输文采,他的名字就被草率地定为“君子”,以至于每个初识他的人都会嘴角抽搐、面部肌肉失调。

不过天长日久,人们就会发现,君子不光是名字叫君子,人品居然也是不折不扣的真君子!

幼儿园开始他就从不迟到早退、从不打架滋事、从不扯女同学的小辫子、从不给老师起绰号,就像是中(小)学生行为规范的特聘示范员,长大后他更是踏实做事、本分做人、谦逊有礼、不骄不躁,堪称新世纪好青年的标准模板。在学校里他尊敬师长友爱同学,在家里他孝敬父母团结邻里,在路上他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要不是智商平常没能成个神童,他应该被联合国重点圈养,以备科学研究、改善人类基因之用。

君子这样的人并不独善其身,还能以他无私的光和热影响周围的人:他的父母自不必说,有这么懂事的孩子,每天都心情愉快,连带着夫妻感情和睦融洽,年年被居委评委模范家庭;他的邻居们也都被感染,吵架拌嘴的少了,互助友爱的多了,于是整幢楼都被评为文明新风楼;他的同学更是在他的影响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曾有几个坏学生拦路勒索,正巧拦住了君子,他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们,然后劝诫甲要体谅下岗的父母,叮嘱乙去看望重病的奶奶,告诉丙学习上有不懂的问题可以找他一起探讨……最后坏学生们哭着把钱还给了他,再也没干过坏事——嗯,至少在他面前。

然而,世界是无奇不有的,君子这样端方纯良无可挑剔的人,也会有人完全不买账。

此人姓肖名仁,与姓名的谐音一样,是个典型的小人——所以说起名的学问是很大的,再怎么老土,也要用一些正面、光明的字。

肖仁同志身上凝聚了华夏文明五千年洗练出的阴损品质,将损人利己这门艺术发挥到了极致。他在三岁的时候就知道将打破花瓶的责任栽赃到家里的小花猫身上;五岁的时候就懂得夸幼儿园阿姨的衣服好看可以换取比别人多一倍的点心;十六岁引诱班里成绩最高的人逃课打电玩,导致那人考试成绩下滑,把第一名的宝座拱手让给他;二十五岁抛弃恋爱五年的女友,娶了大老板的女儿成了万贯家财的继承人,这本不算什么,可怕的是前女友居然一点都不恨他,还觉得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这样一个人,和君子住隔壁,从小到大都在一起,可算是青梅竹马,也顺理成章地享受着君子带来的种种好处:比如到君子家做客,每次都要蹭了饭再走;和君子一起去游乐园,从来不掏钱买票;食堂吃饭时君子负责排队,他二郎腿一跷坐着等;急着跟女朋友去约会,就让君子代为值日;上了大学住一个宿舍的时候,更是清洁打扫一个指头不沾,统统推给君子,别人夸奖房间干净时,他才跳出来谦逊地笑:“哪里哪里、过奖过奖”……诸如此类的事件,数不胜数。熟悉他的人都会惊讶,居然真有人可以油盐不进,与道德楷模朝夕相处却一点也不受感化。然而我们要知道有一个词叫做“灯下黑”,证明即使是光明也有照不到的角落。

君子和肖仁就这样肩并肩一起长大,面对肖仁两面三刀、背信忘义、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行为,君子统统付诸一笑;面对君子表里如一、与人为善、大公无私、淡泊名利的做派,肖仁全部嗤之以鼻。仿佛油和水一般的两个人,居然黏在一起度过这么多年相安无事,不能不令人叹服。

故事如果继续这么四平八稳地发展,后面的情节也就出不来了。因此当两人在年富力强盛年,亟待将事业再攀高峰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彼时两人都已在一家实力雄厚的集团总部当上了中层干部,这样的地位,君子自然是踏踏实实苦干得来,肖仁则是将他聪明才智和阴狠手段耍到极致所致,不管怎样,公司上层对二人工作能力的评价都很好,可谓春兰秋菊,难以取舍。此时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摆在了二人面前,一个事关集团发展前途的重量级收购案开始启动,如果顺利完成,集团五年内将飞跃上一个新台阶。而对于这个案子的操刀者,即将卸任的总经理自然会重点列入接班人的名单。

肖仁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原本富有的岳父被金融海啸卷光了财产,差点一根麻绳悬梁,娇滴滴四体不勤的太太只会坐着等人服侍,根本想不到出去找个贴补家用的工作,他的担子前所未有地沉重起来。这次的案子如果操作成功,无疑是开创事业新高的捷径。

要怎样顺利拿到这个案子呢?肖仁几乎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办法,他早已习惯算计的大脑可以在一分钟内由易到难自动排列出不下十种行动方案,最省力的自然也是最见不得人的。要是在以往,他绝对毫不犹豫地采用第一条,然而这次他犹豫了。

他不仅仅是犹豫,甚至失眠了,在辗转反侧一夜后他惊奇地发现,良心这种东西居然还没有完全在他身上绝迹,这简直是恐龙复活侏罗纪再现的奇闻。他历数从小到大对君子使过的手段,发现几乎都是小打小闹,简直像小孩欺负人般不痛不痒。他可以骗走寡居的老太太赖以为生的养老金,却最多只骗过君子几块巧克力、几顿路边摊。不管怎样,青梅竹马的影响力还是有的,对看了几十年的脸下黑手,任谁也要犹豫一下吧?

可惜残存的良心碎片抵不住现实的考验,在岳父第五次说要早点去见阴间的老太婆、太太第三次抱怨香奈儿的香水用完了、儿子第六次叫嚷着要去美国迪士尼乐园的时候,他的犹豫终于土崩瓦解。

三天后,君子由于泄露公司机密被连降三级;一周后,肖仁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顺利成为收购小组的负责人;两个月后,收购案成功完成,赢得董事会一致好评;一年后,老总经理退休,肖仁水到渠成地接了班。

不可否认肖仁的头脑确实过人,搭配着他阴险的手段,简直是天生的商人,君子在这一点上还真得甘拜下风。登上更高的平台之后,肖仁更是如鱼得水,他察言观色的本领、逢场作戏的能耐、长袖善舞的实力像十级大风,将他越吹越高,终于飘到万人仰望的云端。现在泰山大人再也不寻死觅活了,老人家已经准备开辟第二春了;夫人也满意了,今天巴黎明天纽约尽情追逐时尚尖端去了;公子嘛,有点麻烦,又不小心搞大了女同学的肚子,不过没关系,反正可以摆平,只要有钱。

此时的君子早已辞了职。名声败坏的他已经无法再本市同业中立足,只得远远地南下,找了个无人知道的角落重新开始人生。知道事件内幕的人都为他抱不平:明明就是肖仁的栽赃陷害,为什么不去讨个公道?君子只是摇头:莫说没证据,就是有证据,又能怎样呢?最珍贵的情谊,早已失去了。于是人们唏嘘: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千年。也有人揣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君子这是去励精图治去了,总有一天要回来解这口气的。

闲杂议论很多,但仅中下层流传,高高在上的肖仁当然是不会听到的。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地球眨一眨眼的时间,它的子民们已经耗尽了青春年华。

肖仁的岳父和太太早已先一步在富贵病中复杂地死去,依然不肖的儿子老了,更不肖的孙子也快有下一代了。肖仁再精明,也无法躲过自然规律的作用,当产业达到鼎盛的时候,他终于卧病不起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肖仁这种不折不扣的小人在最后的时刻也不由自主地走上这条温情路线,他腐烂殆尽的良心仿佛在一夜之间春风吹又生,要在最后的时刻洗去大半生杀戮的血腥。

他开始自助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他翻修了几座破烂的养老院,他建立了慈善基金会,他甚至还领养了几百只流浪猫狗……每做一件事,他的心灵好像就轻松一些,好像沉甸甸的罪孽又升华了一部分。

又过了一段时间,医生宣布他只剩几天的寿命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从小就被他盘剥,在事业的关键期被他狠狠捅了一刀的人。这是他心头最重的一块石头,最关键的一个结,不解开它,他死也不会瞑目。

他决定将剩下的财产全部留给君子,儿子、孙子、私生子一分也拿不到。此言一出,亲友们哗然,一个个跳着闹着不答应。于是他找来律师,让他去寻找君子,他要亲自将财产移交给他。

律师的效率很高,两天后就完成了任务。

现在的君子也已经老态龙钟,然而背还挺得很直,仿佛一竿竹子,生活在他脸上留下风霜的痕迹,却没有夺走他眼里的澄澈的神采。一瞬间,肖仁有种错觉,眼前的人仿佛一直停留在心灵纯洁的少年时代,从来也没有成长过。

肖仁激动起来,他伸出手去,抓住对方骨节突出的手,含混不清地说:“是我害了你。”

“嗯。”对方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无悲也无喜。

“我对不起你……”

“嗯”

“你原谅我……”

“好。”

“让我补偿你……”

“不用了。”君子这时终于表明了态度:“我没有记恨你。”

“不行,我一定要补偿你,我的所有财产都在这里,全部给你。”肖仁说着,让律师拿出财产清单来给君子。

君子仿佛被火烫了一下,他看都没看那叠文件,瞪大了眼睛指着肖仁:“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吗?这些钱是你的,我不要!”

“不,是我欠你的,你一定要收下。”肖仁急了,再次去握对方的手。

君子却一把甩开他,义正辞严地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的钱就是你的,说什么我也不能要。”

“你就收下吧,就当是给我一点良心的补偿吧。”肖仁简直要哀求了。

这时君子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良好品质彻底大爆发,他一字一顿地说:“过去种种,我早已不放在心上,你的做法虽然我不赞同,但也没有干涉我做人的原则。今天,你却强迫我改变我的原则,这令我很生气。我最后说一遍,你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要,你想送人,就捐给红十字会吧。”

说完,君子挺直了腰杆,大步流星走出病房。

肖仁张着嘴呆滞了片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医生、护士、家属赶紧冲进来,原本静谧的病房一下子乱哄哄的仿佛开了锅,呼吸机、强心针什么的乱七八糟地开始折腾。不一会儿,震天的哭声就出来了……

 


关于本市首屈一指的商业大亨的死亡之谜,民间流传了无数版本,特别是知道他年轻时那段故事的,更是发挥了无穷的想象力:有的说,君子到少林寺苦练三十年,学成了铁砂掌,一掌了结仇人性命;有的说,君子买通了仇人身边的仆役,在饮食里下慢性毒,天长日久要了他的命;更有人说君子其实一直都在本市,他卧薪尝胆苦心忍耐,终于等到仇人快不行了,才前去打击报复一雪前耻……

版本诸多,足够拍几部八点档连续剧。

也有认识君子的老人,摇着头表示怀疑:“君子这样的人,怎么会报复呢?”

是啊,君子的复仇,实在是一种玄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