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制中国美国的真正目标

 
 
 胡锦涛主席访美期间,与布殊总统午餐会谈的前几天,美国政治学者Michael T Klare发表文章认为现任的布殊政府和新保守派的全球战略是要歇制中国、围堵中国。Klare的文章先是在419日出现在著名美国自由派网站salon.com,题目是『瞄准睡龙』﹝Taking Aim at the Sleeping Dragonhttp://salon.com/opinion/feature/2006/04/19/klare,然后420日在一个重要的亚洲时评论坛Asian Times上再刊登,题目改为『歇制中国:美国的真正目标』﹝Containing China: The US’s Real Objectivehttp://www.atimes.com/atimes/China/HD20Ad01.html

以下是该文大意摘要:

 布殊政府的大战略不是为了对付全球恐怖主义、流氓政权,或在中东散布民主,这些只是嘴巴工夫和眼下的关注点。从财政预算、军事布局和关键性的决策来看,真正的目标是要歇制中国。  这个目标在布殊在任的头七个月是明确的,911之后被外界忽略,现在虽仍要处理伊拉克和伊朗问题,但布殊政府已经重新强调它的首要关注点是中国。这是会引起亚洲区的军备竞赛和其他严重后果的。  布殊政府在2001年上台后,就表明要执行在苏联解体后发表的第一份正式美国战略文件:19941999财政年度『国防规划导引』﹝Defense Planning Guidance,简称DPG,由当时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感茨拟订﹞。据1992年泄露给媒体的初稿,美国会歇制任何在一个区域内取得足够资源、因此足以成为全球强国的对手。这叫永久称霸原则﹝Permanent-Dominance Doctrine﹞。  当时美国国内和盟友都有批评说这是帝国式的傲慢﹝imperial and imperious﹞,是不可接受的,迫使老布殊总统修改了一些字眼。这份文件是小布殊上任后国际战略的根据。  92年的文件没有明说美国要歇制的新对手是谁。到小布殊做总统时,战略精英已把潜在对手减至一个:中国。第一个说出口的是赖斯 -- 2000年时她是德州州长小布殊的总统竞选团队的外交事务顾问。她当时在《外交时务》上写:“中国不是一个维持现状的力量,而是要以对它有利的方向改变亚洲的均衡力量,这一点使它成了战略性竞争者,而不是克林顿政府一度所说的‘战略性伙伴’。赖斯在当时的文章已提出歇制中国的崛起,团结日本、南韩和印度,并保持在亚洲的强大军事力量。这篇文章有预言性,现在已一一实现。  赖斯在2001年出任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高级顾问,首务是成立美、日、韩、台湾的联合反飞弹防御系统。911后许多反恐专家曾指控赖斯不顾许多恐怖袭击的预警,只顾玩大国之间政治,没有关注防恐。  911后,举世关注的是侵略伊拉克,但是侵伊闪电战的其中一个目的是向中国显示实力。  2005年,白宫已完全回到赖斯的全球大战略。64日,国防部长拉姆斯菲特尔在新加坡发表演说,指中国增加军备,威胁到区域安全。  其实在20022月,赖斯、拉姆斯菲尔与日本官员已达成加强军事合作的协议 --“美日安全咨询委员会共同声明”,里面包括台湾的防务。到了2005年的“美日联盟转变与重列报告”﹝Alliance Transformation and Realignment Report﹞,进一步加强美日两军包括飞弹部队的联合行动能力。  布殊政府并要求韩国军事从只专注北朝鲜扩大至区域安全。赖斯特别努力拉拢澳州,今年   3月中访澳主持了一个官方会议,谈澳洲、美国、日本三方联合战略,据纽约时报319日报导,赖斯主持这会议“加深三方区域联盟,部份原因是为了平衡中国正在扩大的影响”  印度是争取对象。印度没有签署反扩散条约,布殊却上月访德里签了核能协定,并说是为了“稳固防御关系”,如果美国国会首肯布殊的计划,美国就可以向印度提供核援助。  另外,今年25日美国国防部发表了“四年度国防评估”﹝QDR﹞,响应了1992年的DPG,并且明确的说,“如果没有对冲的战略”,中国将是美国“最可能和危险”的竞争者。该文件列出大量美国今后需要增加的军备。  今年夏天,美国海军将在西太平洋演习,规模将是越战后最大的。  如果中国看到这个威胁而加强军备,却更助长了美国那些主张扩充军备、围堵中国的力量,陷入军备竞争的圈圈。中国该如何反应?让共和党内的亲商势力知道跟中国友善可得到巨大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