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结束了!!!

  前情提要: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 第十七章 | 第十八章 | 第十九章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原文地址: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71105.html 

 


作者的话:最后一章了,同志们!我都无法相信这个故事居然终于结束了。这可能是我有史以来写的最长的一篇东西了。特别感谢我的好友Chris一直忍受我几小时几小时地在Skype上找他探讨角色,也感谢8sword和dungeonwriter还有所有我可爱的读者们。请欣赏这最个“The Changeling”的最后一章。同时也希望在“Young Justice”的分类里面看到你们!

迪克并不相信布鲁斯能做得到,当然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看到碳火被确确实实地点起来之后,抬头看看天有没有塌下来的原因。布鲁斯尽力不让自己觉得被冒犯了,尽管他也承认他的长子的确有各种理由来怀疑他。达米安现在的精神看上去好多了。他和迪克一起坐在树荫里看着一本学校宣传手册。不管布鲁斯到时候出什么好主意找了什么学校,反正在正式的文件没批下来之前,事情都没法进展下去。不过这一次,他那个名声显赫的花花公子身份的确帮了很大的忙。没有人会因为他从某次“国外的神秘艳遇”中得到了一个儿子的声明感到惊讶。


倒是杰森的复活才更加难以向外界解释。最后,还是蒂姆提议可以反过来利用那场爆炸和杰森是死在国外的事实。他坐在室外小木桌的左侧,正对着杰森的右面。


“只要告诉别人,埃塞俄比亚政府在归还遗体的时候犯了个错误。”那个少年提议说,“那场爆炸很严重,而且杰森正好就在那片区域,但是他没有在那个仓库里。他们找到的尸体虽然有点符合描述,但是因为烧毁的太严重了,所以无法得到严格的身份认证。”


“而且我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回来是因为我一直在寻找我的生母,而不知道她已经死在了那场爆炸当中。”杰森赞同,“这样我听上去就像个臭小鬼,不过……好吧,我确实是离家出走跑去了另外一个洲去了。”


“这应该能应付。”布鲁斯也点头,“我们得请芭芭拉帮忙弄一些电脑上的痕迹,以防止真有人寻根问底。那场葬礼上唯一的局外人就是戈登,而我不希望他那边出现任何问题。”
因为吉姆知道。他很确信。


布鲁斯——或者蝙蝠侠,如果需要特意说明的话——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侦探,但是吉姆·戈登也一样出色。他在几年前几乎想告诉他真相的时候,几乎是立刻,他就说了他不想知道。布鲁斯很明白为什么,而且之前为了寻找杰森的时候,他差点再次打破那条规矩,不过最终,事态都控制住了。当他再来见他们一家时,他只是会向杰森点点头和微笑一下。


“我替你感到高兴。”那个年纪比他还大的男人会带着真挚的温暖笑容和他说,“很高兴你找到了他。”


布鲁斯不会听漏他语气里面的一丝与众不同。对外界的故事可能是杰森自己回到了家,但是在不到一周之前,蝙蝠侠才寻求过他的帮助,去寻找一名有着差不多的外貌描述的年轻人。


芭芭拉更早前来过一次,就在杰森回来的第二天。没人知道他们关起房门来讨论了些什么。布鲁斯只是在他们在一个多小时之后走出来时,正好在附近,他看到芭芭拉正擦着眼泪,然后杰森弯腰拥抱了她一下。


“和迪克谈谈。”他的儿子给出忠告,“然后开心起来吧。”


“那你呢?”芭芭拉反问。


“当然。”杰森点头,“虽然不是每分每秒都高兴,不过已经比过去好很多了。”


因为前一个晚上他还和杰森在书房里面聊天——这事从此以后还变成了他们的一项日常——所以布鲁斯也相信他所说的。


最近天气渐渐暖起来了,而且户外的新鲜空气对他们大家都有好处,于是今天他们就组织了一次BBQ,让迪克的玩笑话成真了。等他们编好了各种过去的故事之后,杰森起身去帮阿尔弗雷德的忙了,而蒂姆也踱步到迪克和达米安坐着的地方。布鲁斯在一边看着他的家人们一会之后,也站了起来,然后转身消失在了屋子里。当然,他不会离开很久,只是还有一些细节他需要确认。


那张护照和剩下的钱都放在洞里的电脑控制台上。他本该这两天就仔细查一下的,但是他实在不想在他的孩子还没痊愈之前被其他事占掉太多的时间。那些外币没有什么疑点,但是那护照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证件本身看上去很干净,但是经过仔细的研究,他在护照封皮的内部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小东西。


微型发信器。


他在销毁它们之前,先记录下了传输频率,然后和他数据库中的所有信息做了个比对。没有对应的记录,甚至不符合雷霄·古尔经常使用的那个。布鲁斯看着控制台上的那些物件,陷入了沉思。突然他的后背直了起来。


“我真不喜欢你的偷偷摸摸闯进我家里的习惯。”


他甚至不费神去转身了,虽然他的客人大概会不单单只是把这当做一种冒犯。布鲁斯不在乎。事实上,他现在控制住他的怒火就已经很费力了。他在听杰森和蒂姆解释说他们很肯定被跟踪了的时候就预料到了这事,但是现在他真的没什么心思玩客套。


当他最终转身时,他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活了7个世纪的不死者。


“你想要什么?”


“单刀直入,侦探?”


“这样对我们俩来说都简单一点。我不在乎你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但是你别想把达米安带回去。还有杰森。或者任何一个我的孩子。这样说的够明白了吗?”


“毫无疑问。就像你一样,我也只关心我自己的孩子发生了什么。”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我唯一的信息就是从杰森那里听来的,所以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新的情报。我想你已经调查过那场火灾了。”


“是的。”对方肯定道,“而结果则是…毫无头绪。既没有故意纵火的迹象,但是同样没有证据证明这只是个意外。”


“我帮不了你。”布鲁斯坦率地说,“现在我克制自己别一拳打碎你的下巴就已经很辛苦了,因为你隐瞒了我的孩子的事情。”


“我告诉过她会这样的。”不死者的嘴唇抿成一道直线。他看上去……如果不能说是懊悔的话,那至少可以说是有点气馁。“她想要把你的搭档还给你,但是我警告过她,你知道了我们一直藏着他这么久的事情后,一定会愤怒地直接向我们宣战。不过现在扯平了;我们藏了你的一个,而现在你也得到了我女儿的孩子。一个儿子换一个儿子。”


他们可不是给你拿来随便交易的!布鲁斯几乎想吼出来。

塔利亚也不是。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么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他的语气很干脆。


“现在是。”雷霄·古尔同意道,“如果你有得到她的消息,我期待你能好心地通知我一下。”


“我不会给你什么保证。”布鲁斯合上了下巴,“你现在有两分钟可以离开我的地盘。”


* * * * * * * * * *

他父亲现在的心情很糟糕,虽然他不怎么成功地隐藏了起来,但是杰森看得出来。他今晚有个计划,所以期待着每个人都能在BBQ之后心情良好,这样他就比较容易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事,让布鲁斯处于如此心境当中。可是他必须开口,不然杰森害怕自己一旦失去了这个勇气,那之后这事就永远办不成了。


“爸?”


他推开了书房的门。他的父亲正在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什么东西,但是他一进来,他就立刻把电脑合了起来。杰森看了他一眼。


“你还好吗?”


他看上去像是斟酌了一会他的回答。“雷霄·古尔来过了。”


他脑中响起了警铃。结果他还是找到他们了!在一周之后?他是为了达米安来的?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他们还没有为此做任何准备?


“他来过。”布鲁斯强调着重点重复了一次,“在BBQ的期间。他早就走了。不用担心。”


杰森舒了口气。“那他来干嘛?”


“他想知道塔利亚怎么了。我告诉他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就杰森所知,这的确是事实。当然,布鲁斯可能隐藏了一些他的想法。他有可能发现了什么,但是还没有正式和他们分享。他们也没有和达米安说过他们的怀疑,杰森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开那个头。他不想给他的弟弟一线希望之后再残忍地撕碎它。除此以外,他也不知道那样是不是更糟糕,因为,如果塔利亚还活着,那她明显就是故意选择了从她儿子的人生当中消失。


而他太清楚这是什么感受了。


他一定是沉思太久了,所以布鲁斯皱起眉。“怎么了?”


杰森摇摇头,让自己摆脱掉那些想法。“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肯……和我去某个地方。好吧,其实,你只用开车带我就行。我有些必须要做的事情。单独。不过……我可能需要一些……精神上的支持。”


他的父亲已经起身,关掉了笔记本电脑的电源。“哪辆车?”


杰森傻笑起来。“我们有……破一点的么?”


之后半小时不到,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车——杰森毫不怀疑这车大概的确是他们有的最便宜的一辆了——停在了犯罪小巷的入口处。他在副驾驶席上坐了一会儿,透过贴了深色膜的车窗看着外面那被诅咒的街道。他能感觉到他的父亲也正看着他。


“你不必非做这事。”他温和地对他说。


“不,我必须做。”杰森叹了口气,“我必须……和这个地方做个了断,找个办法从它的阴影里走出来。这不仅仅是我半辈子生活的地方;那个我没什么好纠结的。但这里也是我朝着我父亲开了枪的地方。那就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忘记的了。”


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等他回过头看着他时,他发现布鲁斯的眼中没有遗憾,而是一种决心。


“这里是我失去我父母的地方。”他说,“但是也是我找到我的儿子的地方。两次。”


杰森给了他一个微弱的笑容,然后打开了车门。“别熄火。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让车前灯的亮光照着他的周围,尽量不因为看到车子的其他部分隐入了黑暗之中而感到焦躁。这里给人的感觉总是很黑暗。他大步走过这个熟悉的地方,瞟了几眼那些通风管附近的地面,以前高谭的寒冬里他经常就蜷缩在那附近来保持温暖。继续走进小巷里,他就觉得渐渐走向了过去。他有时不得不回头看看那辆车,确保他的父亲还在那里。


他当然会在。


他转过街角,看向那座他大部分的童年所住的破旧公寓楼的入口。门被锁上了,不过杰森知道,只要你往右扭…再用点力道在正确的方向上……就是那!门把手就松了,于是他走了进去。一步两级地跨上去,几秒钟后就到了他以前和他父母住的那间小公寓门前。杰森敲了敲门,当第三次还没人回应时,他直接扭开门把手。


看上去自从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住过这里了。杰森慢慢踱过整个房间,小心翼翼地碰碰紧靠一根铰链悬挂着的碗柜架,手指擦过架子,在厚厚地灰尘中留下一道痕迹。在远处的角落里,他瞥见了摆在地上的老旧床垫,有些弹簧已经从里面穿了出来,然后弯弯曲曲地挂了下来。在它和墙壁之间甚至还夹着半包香烟。杰森捡起它,拿在手上。他等着自己的烟瘾上来,不过并没有。


这里承载了太多的回忆,有一些是快乐的,但是大多数都是痛苦的。


“你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呢,孩子。”


听着这平滑而带有一些口音的声音,杰森慢慢站了起来。实际上他并不怎么惊讶,不过他也没预料到她会这么早出现。这样打扰他对这个地方的告别让他觉得有点不快,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觉得她出现在这里也挺合理。又一个未解之迷得到了答案。这些事情了结的越多,他未来的新生活就能越光明。


“我不是个孩子。”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尤其不是你的孩子。就算不加上你,我在‘妈咪’身上碰到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塔利亚毫无歉意地回应着他的目光。她穿的比他以前常看到的要简单的多。一件黑色高领毛衣外面就套了一件夹克,紧身牛仔裤再加上靴子。不过,在这里——或者说在几乎高谭的所有地方——她还是非常的引人注目。这个城市很少会让美丽的东西保持原色不是光彩,不过对这个情况,杰森也有些怀疑其实她光鲜的表面下也许已经隐藏了许多的伤口了。他们都是这样,说到底的话。


“你错了。”她柔和地说,“给予新生命的人不被称为母亲又该称为什么呢?难道我没有为你做过这件事吗,杰森?”


“你把我当一个囚犯一样关了6个月!”他爆发了出来。“甚至还没算之前的年份。”


“我帮你恢复了神智,还给了你回到你父亲身边所需要的东西。”她平静地反击道,“我让人一路上保护着你们的安全。你们需要证件和资金,我也保障了。我还让我的人跟着你们,在我父亲快接近你们的时候驱使你们尽快离开。”


杰森本来还想争辩,但突然之间,他想起了他在香农的时候遇见的那个一直在塔利亚身边的保镖。他一直以为他们都是向雷霄·古尔汇报的。而且她的确给了他们护照和钱。对此他没有任何怀疑。


“你一路跟踪着我们?怎么做到的?”


“护照的封皮里面有虫子。”她淡淡地笑道,“它们会发出一种只有我知道的频率。”


“而且放火的人是你。”这已经不是一个问句了。


“是的。”


杰森炸了眨眼,有些困惑。“假如你真想带我们回高谭的话,你可以直接把我们送回来。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又为什么要造出那些假象。”

为什么你要骗你的儿子让他觉得你死了?


“因为我的父亲。我通过池子恢复你的神智时已经违背了他一次。要是他知道我再次违背他的命令,把你和达米安一起送回来的话……”


她说的不假,杰森意识到。她的确一直很害怕他。这个想法让他感觉很陌生。他从来没有亲眼看见过塔利亚对什么事物感到害怕的样子……几乎就好像他也没见过布鲁斯害怕一样。但是那并不是真的。甚至他的父亲都会害怕失去他们。如果雷霄·古尔发现她的行为,那他会不会把杀掉达米安作为对她的惩罚?又或者是他自己?


“所以你替我们制造了些时间。”他看着她,“还有你自己的消失。”


“伴随着失去达米安的代价,是的。”她的声音充满的悲伤。“你是对的,杰森:他长大后的确会得像你一样恨我。”


“我不恨你。”当他意识到这个回答是发自内心的时候,他自己也感到惊讶。


她悲哀地笑了笑,然后上前一步,右手的手掌抚住他的脸颊。而且,没错,这个接触中他的确感受到了一些不可否认的母性。“我亲爱的男孩。你生来勇敢。谢谢你,为所有的事情,但最主要的是谢谢你保护了他的安全,把他带回了这里。我知道你们俩都有多么渴望这个,而这回归又会使你们和你们的父亲感到多么高兴。”


“那也并不意味着达米安就突然不需要你的存在了。”杰森抗拒地说,“失去一个母亲,绝对是件糟心的事。相信我,我懂。都不只两次了。”


“我知道。我也希望我能多陪伴他一些,但是现在,情况只能让我这么做。”


接触被收回时,他感到一阵寒冷。当她走到门边时,杰森喊了一声,叫住了她,“布鲁斯知道你还活着。”


她半回过身,不怎么在意。“但是他需要集中精力在你和你的兄弟们身上。我已经不再那么自私地觉得我才应该是他的世界的中心了。保重,杰森。我想现在是时候说再见了。”


该死,他看着她关上身后的门,心里咒骂道。

为什么她偏偏要在这时候决定来改变他的想法呢?他本来很乐于今后都因为他对自己还有达米安做的事情而恨她一辈子的,但是也许,事情并不是他一直以来所想象的那样非黑即白。最终是不是要告诉那个孩子这一消息的决定权在他们的父亲手上,杰森稍微感到了一些轻松。因为他实在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说道这个,他想起来,是时候回去了。这个又脏又小的公寓关不住一点点温暖,也没有什么他放不下的回忆了。这只是简单的过去,另外一个人生。他真正的人生正在外面的车子里面等着他。杰森忍不住地想要微笑。


一切不都是那么开始的吗?


 
——————
翻完啦——!!!
结局我觉得很完美了。这样的IF路线真是很不错的。最后那句话,说的其实就是杰森第一次被蝙蝠侠捡回去,大概也是这么个路径吧……虽然方式不太一样23333
后来作者写过一片很小的但是很搞笑的……怎么说呢……SPN捏他文,跟在这篇的设定后面的。到时候翻一下吧。
第一句就能让人笑喷的小短文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