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题目,喵打的很心虚;而那个“上”字,就更心虚了……

祝美丽的娘子生日快乐!希望娘子能一直开心!!喵儿~~

下面正文

“混账!你突然做些什么?!”
“抱歉抱歉。没想到你会那么吃惊。有没有被烫到?”
“烦死了,别过来!”
“烫伤的话要立刻浸冷水啦。这是最近伙伴打翻泡面杯时,妈妈说的。”
“少罗嗦,我什么事都没有!”
“那要想办法解决地板的问题,我来打电话。”
“别给我添乱!你呆在原地别动!”

海马一边回话一边取过手边的电话,用惯常的语气吩咐了一句“地板弄脏了,来清理”后,离开了原地。在他脚下是一只摔得粉碎的咖啡杯,原本盛在里面的咖啡还冒着热气,在地板上四处流淌。就在海马从桌上拿起杯子时,游戏从背后恶作剧的用双手抓住他的腰侧。

“真没想到你会那么敏感。”

拿起桌上安然无恙的另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看不出任何心虚的游戏仰视着海马,露出意义不明的微笑。一旦他露出这种表情一定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对这一点有所了解的海马立刻反驳。

“胡说什么!我只是有点吃惊而已!要是你突然被做那种事也会吓一跳的!”
“哦?我经常被城之内君从背后拍打,不过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哦。”
“……哼。”
“没有什么奇怪的意义啦,只是朋友们打招呼的方式,因此对你也试了一下……不过,是不是太刺激了?”
“蠢材!什么刺激!说了不是这个原因了!”
“真的?”

杯子被放在了桌面上,游戏的表情也变了,似乎发现了什么非常有趣的事,他的眼睛几乎要放出光来。海马的背后冒起一道寒气。

自掘坟墓。当他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