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對昨天的我吻別 卻依舊帶著昨日的疲倦
也許我忘了自己說過的話  回憶的線索隻有疼痛
我是個怪孩子 我在黑夜裏棲身 我不知道我要什麽 欲望卻在狹小的世界膨脹 我到底想要什麽
漸漸的有些事情有了屬于它的答案 有些問題再問多一遍又何必
呆在自己的世界裏 眺望 你們在笑著 可我已聽不懂你們的語言
還是決定離開 我的靈魂不屬于你的世界
虛妄的快樂消散之後 是不負責任的真相
我不能遺忘自己想要做的所有 也許所有的東西都在等價交換  取舍取舍
終有一天 我將一個人在沒有回憶的地方 過向往的生活  沒有多余的言語 簡單庸懶 像貓一樣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