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半个多月的日子里完全处在信息孤岛中,没网,手机也被偷了。
原来在学校三天没网就会崩溃的,即使复习的咬牙切齿的时候,现在看来:如果你不去追赶速度,速度就会停下来同你缓缓的散步。就如同爱丽丝在镜子里遇见的那个黑桃还是红桃王后。当你试图走近,她反而会愈加远离。

汇报最近的近况,以平息有拿我当作爱斯基摩原始人者。

1.我申请了一个新的博客:http://peacefulfire.blogspot.com/ 虚火不断。以后我将试图试验我曾经设想过的分裂式博客,这边贴些随性的,那边贴些不说人话伪装理性的,力图差异化同时操作。原因有二:一是随着博客时间的累计,总觉得博客暴露了太多私人空间,除了相熟几年的朋友,我相信每一个blogger也不愿意在任何一个人面前变成透明的,歪酷的这个就当作日记使用,琐事什么的随便记下点。毕竟现在知道这个站点的也全是熟人,以后就不空开了。二来在网上泡了这么久,自觉逐渐理解了什么叫互联网什么叫做WEB2.0,愈发觉得博客的书写其实不是如同它进入的门槛那么低,它需要持之以恒的关注,思考,书写以及圈内的互动。博客作者需要通过怎自身价值的主动展现进而提高互联网的价值。这些,我将在我新的博客http://peacefulfire.blogspot.com/ 里去逐渐试验。

2.上次出去和朋友们喝了点黄酒,竟然醉了,还吐的一塌糊涂之后一点记忆都没残留。建议大家千万不要恶灌黄酒,虽然很甜,后劲忒猛。三碗就差不多了。

3.出去买长尾理论这本书,发现在现实的书店中丫的地位显然不如豆瓣网上的讨论那么热烈。我本以为应该会放在显眼位置推荐热卖的,没想到连跑三个书店才找到,还是问了导购踩着梯子才拿到的。(常人绝对看不到那个位置)。反观书店里那一堆堆的垃圾读物,以及光速前景的新书出版速度和狭小的书店物理空间。我暗自揣度文化消费类产品看来是非电子购物不可了,否则怎么可能照顾到越来越悬殊分离的读者口味,也许未来我们会订阅几个对口味的出版社自动寄来的新书单来决定如何购书。

4.翻了长尾理论发现,安德森在连线杂志上的系列文章竟然发表于2004年,这本长尾理论的英文版恐怕2005年就已经面试并广受追捧了,而我手上的这本中文版的,竟然还是2006年12月的第一版。也就是说,不读英文,不进入英文的文化圈子,真的很落伍。
但愿我的E文能助我熟练驰骋http://del.icio.us/上的热门话题。

5.第一次烫发。
   在广场哪个发源地,五号师傅,长的瀑布像梁朝伟,丫问我想怎么整,我说就照丫这么整吧。满怀期待,结果出来的效果成金刚了。。。。。。欢乐中国年,全当娱乐大众吧。

6.现在我的耳边全是焰火的声音,我觉得年就在这一刻开始证明自己的存在,在这阵阵的呼啸爆炸声中,让我无比的恍惚和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