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苏东坡的话:“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前半句听起来有点酸溜溜,不过东坡经过乌台诗案之后,厌倦官场也有可能。后半句听起来就自然得多了,有了孩子之后的满足感是人皆有之的吧。常常在夜半更深时,抱着又又在房间里来回转悠,把眼皮上压迫的睡意和心里的烦躁一点点甩去之后,那种满足感就会充盈起来。又又这段时间晚上经常是睡着睡着一个翻身,然后就双手撑在床上一用力,大屁屁一撅,然后一个侧身,就坐了起来。眼睛却还是闭着的,嘴里就开始哼唧,此时不抱他,马上就要开哭。赶紧抱起来,竖着让他趴在肩头,一会就能再睡着,只是不沉,得溜达一会,还需有的没的在他耳边絮叨,或念儿歌。念上一会,又又睡沉了,然后才慢慢放到床上,大概可以坚持睡上两三个小时。说到儿歌,他老妈小时候曾自己写过一首,还有曲可唱,如今是又又每晚必听N遍的,谨录如下:
小蜗牛,要过河,背着蜗牛壳,一步一爬真费劲,怎能过了河?
小蚂蚁,要过河,背着大米粒,坐在树叶小船上,慢慢过了河!
小朋友,来比一比,哪个的方法对?
小朋友,来评一评,哪个是机灵鬼?
      有时候,又又睡得好好的,突然会翻身坐起,然后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着电视机的方向,嘴里嗯嗯的,意思是要让你看电视,样子极可爱。有时候把他抱起,哭闹了一阵,渐渐安静下来,以为他睡了,结果发现他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还挂着泪珠,表情非常的安宁,小手还会一下下拍着我的肩膀。这时候,虽然手臂已经酸麻,但还是会很满足,忍不住要亲他一下。 不管晚上怎么折腾,到了早上又又睡到自然醒之后,就开始笑,笑得跟个小面瓜似的。
image

image
    
      又又的表哥是越越,现在他又有了一个中德混血的小表弟多多,大名尼古拉斯.余卓.赫格。虽然他们现在是表兄弟三个,但恐怕又又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不会很多,很难像我和表哥表弟一样一起度过童年,想想也真是很遗憾,不知道该怎么培养他们的兄弟感情。贴个嘟嘟的图,这可是一出生就有8斤多的洋娃娃: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