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13867/lnk.html

我是一个乞丐,天天在街上拉胡琴赚几个小钱糊口。但是,乞丐只是我的表面工作,我的真正工作是吓小孩。

我专门在夜里去吓唬那些婴儿,让他们整夜整夜的啼哭。既然我睡不着觉,那么大家都不用睡觉吧。不明内情的父母们焦急地一遍又一遍哄着自己的孩子,喂奶、把尿,到路边电线杆上贴“天灵灵地灵灵我家有个叫夜郎过路君子念一念一觉睡到大天光”。而我就在黑暗中得意地笑。

那天夜里,我像往常一样四处溜达,天气寒冷,冻得我直哆嗦。正当我想回家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一个孕妇蹒跚过来。我赶紧上前扶她,心想:今晚看来是不能去吓小孩子了,这个大肚婆看来是经不起吓的,要是吓出毛病来了可不好。

大肚婆哎哟哎哟的,好像是要生了。我连忙问她:你家住哪里呀?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大肚婆惊慌地说:不要告诉我家里,我还没结婚呢。

哦,我点点头,对她说: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古板的人,现在这个时代未婚同居的也不少。

大肚婆涨红着脸说:我没有男朋友……

哦,我又点点头,对她说:没关系,分手就分手,以后带眼识人,再找一个好男人,照样过日子。

大肚婆的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我……我从来没有男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怀孕了……

啊?我感到不可思议:你九个月前是不是去游过泳?就算是,那个时候才四月,还不是游泳的时候呀。

大肚婆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没去游泳啊。

唉~我说:先别管这么多,你这个样子,马上就要生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大肚婆蹲了下来,捂着肚子说:我走不动了,好疼啊。

我一看情形不妙,赶紧扶她到附近的马廊里,马廊里空空的,只好让她在马槽里躺下,不一会儿就生出一个大胖小子。

我抱着婴儿给她看:你看,是个儿子。有没有想好取什么名字啊?

她大汗淋漓疲倦地说:没想好。

我问她:我来帮你想一想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姓马,叫马丽亚。

我念叨着:马丽亚,马丽亚。要不,小孩就叫马冬吧,孩子跟你姓马,冬天出生的。

她念了念:马冬,马冬。不好听,要不叫马马吧,跟我姓马,在马槽出生。

我说:马马,听着像个小名,不像正经名字。你老家哪里?要不取个跟老家有关的名字吧。

她说:我老家在海南。

我说:海南我就知道一个椰子汁,孩子就叫马椰吧。

她说:嗯,好吧。说着就接着孩子,亲着他的小脸说:马椰,小马椰,你要好好长大哦。说着,又抬起头来问我:恩公,请问你尊姓大名,以后我也好报答你。

我把手一挥:这点小事,何总挂齿。我本是天涯沦落人,江湖人称苏乞儿。

她点着头说:原来鼎鼎大名的苏乞儿就是你呀。这样吧,为了让孩子以后都能记住你的大恩大德,我给孩子取个小名叫椰苏。

我点了点头说:行啊。椰苏,是个好名字。说着,我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对她说:记住今天这个日子,十二月二十四日,是你小孩的生日。

然后,我转身离去,走进茫茫夜色之中,留给这对母子一个苍劲伟岸的背影。

 

预祝大家圣诞快乐!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