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年以前,我在温泉小城巴斯见到位高头大马的美国女士,拖个硕大无比的格子呢旅行箱健步如飞。箱子的小轱辘磕在路面的坑坑洼洼上,卡嗒卡嗒响个不住,简直像是活了过来。就在那一刻,双花的行李箱诞生了。借此机会向那位女士致意最诚挚的谢意。

                                        ——《碟型世界·大法》

有两个好友分别向我描述过自己推崇的旅行方式:

一个曾经独自背着包,沿途住宿最简陋的旅舍与民居,看着站牌上不认识的地名就搭车过去,住腻了再离开……如此漫无目的地走遍了北方的边远小镇。

另一个出行不爱带相机,“沿途的景色,看过了就记住,如果忘记,就忘掉好了,若要讲艺术,却不如背块画板出行,走到哪里,画到哪里,岂不风雅。”

然后其中一个叮嘱我说,但这方法只适合猥琐男,单身美女如此出行太危险。

另一个则吐槽说,但我看你也只是叶公好龙,基本上你就是那种坐在装有卫星电话可以无线上网的装甲车里一边喝可乐一边向大家炫耀“啊!我在非洲大草原!外面有狮子在跑!”的死观光客吧。

……我不得不承认,虽然此行的同伴中就有一个这般蛋痛不靠谱的文艺宅和一个随身带着写生簿的装X青年,但其实我个人来说……只是想成为双花那样可爱又浪漫的死上班族观光客,而已。

 

公元2009106日午后,我坐在山西碛口古镇李家山村某间农舍门口废弃的石磨上,看着眼前依山而建层层叠叠的黄土窑洞与鸡犬相闻的茅屋,被逐渐落幕的阳光渲染成麦田般的金色,一边托着腮帮子发呆。

不知跑到哪座山头冒充写生艺术青年的饼饼发短信来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在晒太阳,顺便思考自己的人生。

一位挑着两担枣子的村民经过我身边,我恍惚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起身准备走开。早已对来此发呆摄影写生的文艺青年们见怪不怪地老大爷包容地笑笑,冲我一摆手:“没关系,你坐着吧。”

于是我又坐下来,继续闻着旁边猪圈的味儿,傻傻地看着炊烟袅袅升起。

身后的院子里,2个农妇细心翻晒着刚收下来的大枣,红通通地铺开,甚是喜气,一群肥硕的山羊在对面山坡上悠闲地吃草。

这是这个“原生态”古村落在黄河边安详度过的数百上千年岁月中,平凡无奇的一个午后。

这是我在这个平凡无奇的星球上,度过的第9631个平凡无奇的下午。

 

忽然想到那个关于亿万富翁和晒太阳的渔夫的寓言。

亿万富翁说,你怎么这么懒啊不去抓紧时间努力赚钱工作躺这儿晒太阳。

渔夫说,你赚钱了又能如何。

富翁说,我就可以悠闲自在地躺在这海边晒太阳啦。

渔夫说,我不是就在晒太阳吗。

 

——李家村的村民们一定好笑,为何自己祖祖辈辈安分守己过的日子,能吸引如此众多风尘仆仆不远万里开着越野车背着画夹摄影包赶来大惊小怪的城里人呢。

 

我也在纳闷,自己又不是什么死文艺青年,区区一个忙碌的死上班族,为何要在宝贵的十一黄金周,无缘无故地跑来这里发呆。

然后又忽然想到,或许我潜意识里就是需要这样“无缘无故”的发呆与放松?

实际上,这次“不靠谱”的出行本身就是一时冲动的后果。

似乎此前从没有哪次出行如这次一般放松,平时习惯了将目的地、行程、攻略、住宿、交通、景点导游词、历史考古资料……提前计划周全再按部就班地施行,这次却只需全然无防备的,任由人带着走。

有可以信赖的同伴真是件不错的事。

我大概,确实太累了。

 

以前看到某篇科技报道言称,现代都市人之所以越来越觉得不快乐,是因为劳动得太少,从而丧失了“谋生”带来的最基础最简单最直接的幸福感。

我们从超市里大肆采购着丰富的食品,我们娴熟地操控着各类电子设备家用电器,我们如古人眼中的神仙一般能上天入地、一日千里、呼风唤雨、衣食无忧,我们一天接触的信息等于许多古人一辈子接触的信息,我们一天的生活节奏快如古人一年的生活。

我们接受着同样的知识体系、传媒舆论、娱乐八卦与商业宣传的洗脑,我们用课堂与社会中学到的本领为自己谋取晚饭、存款与性,我们用同样的社会心理学、大众传播学、组织行为学、星座学……来分析自己的性格与感情,我们坚信,“经济与科学技术能解决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

包括快乐,包括爱,各种影视小说动漫游戏……提供了足够丰富的刺激、冷笑话……以及完美的友情亲情爱情模式,我们接受并相信这些就是我们所向往与需要的幸福。

 

但是,这样的幸福,是真的幸福吗?这样的快乐,是真的快乐吗?这样的爱,是真的爱吗?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贪婪,为什么我们越来越寂寞,为什么我们越来越挑剔?

我常胡思乱想着《WALL-E》与《浪漫服务公司》中的未来人类图景,不寒而栗。

 

直到这一天,看到有几名村妇在路边收割向日葵,枯萎的花盘结成饱满的葵瓜子,呼啦啦撒了一地。

才忽然想到我们的心灵与感情中缺少的是什么。

是耐心,是倾听,是尊重,是感恩,是包容,是虔敬,是脚踏实地。

是那些淳朴,那些收割,那些汗水,那些麦田,那些炊烟,那些失去已久的记忆……那些本应是我们苍白灵魂底色的悠然与诗意。

才忽然想起过去一直很喜欢的那句话

——“对于喂养这个世界的神仙

 

“我的世界离我很远又很近,如果身为旅行者的你路经那里,请替我看着院子里的葵花已长起了多高。我记忆力中唯一的,所有的葵花。

……

诗人写下:

年幼的我站在葵花下仰视,清风拂面,花盘中漫溢的阳光压低了一片金色花瓣倾泻而下,冲洒在我白色的连衣裙领口
   
即便这幸福不能得以保存,对于喂养这个世界的神仙,我仍心存感激。”

——奇诺之旅同人《记忆之国》

 

 

   让我们对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多花费一分勤劳与耐心,让我们与身边有缘相遇的人们相处时,多一分尊重、体谅与相信。

   不要问路在何方,路就在脚下,让我们脚踏实地,让我们怀着虔敬与好奇的心,慢慢走,细细看,侧耳倾听每一寸山河大地,以及喂养它们的神仙的声音,将每一次旅途,都变成一次冒险与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