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伤城--英国病人--24小时第六季第十集

这两部影片、一部电视剧本来是没有什么关联的,只是因为恰好这3部影片(暂时把24称作影片)在同一天走进了我的视野,而且都很出色,不仅如此,无意中还发现了他们彼此相通的地方。

英国病人、24很早就在我心目中树立了地位,而伤城则是别人推荐,和演员的因素使我接触了它。

伤城的意思大概就是伤心之城,3部影片里都有各自的“伤城”,从而围绕它们而展开。

伤城中的“伤城”是香港和澳门,一位主人公女友在香港自杀身亡,另一位在小的时候目睹自己在澳门的家庭被灭口,两个人都想方设法弥补一切,但选择了不同的方式。

英国病人的“伤城”在开罗和意大利托斯卡纳,男主角艾马殊在开罗结识了已身为有夫之妇的凯瑟琳,而后来由于客观原因没能实现承诺,负责照顾英国病人的Hana护士在意大利的那个小镇找到了自己的新生活。

24小时的“伤城”是洛衫矶,这个美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有人在这里搞暗杀,有人在这里放核弹,有人在这里放毒气,有人想毁灭她,也有一个高效率的团队CTU,和一个命大的特工Jack Bauer保护她,另外还有一群政治家利用这里发生的一切企图实现自己的野心。。。

3部影片的一个共同的关键词就是:救赎。什么样的利益下能让我们出卖朋友、出卖家人、出卖国家。伤城、英国病人和24都给了我们不同的答案。

伤城里刘正西为了复仇才同淑真结婚,最后也想一并害死妻子,可他最后在受伤的妻子身边找到了救赎,自杀了事。

英国病人里的艾马淑,因为误会而被英军逮捕,为了旅行他与凯瑟琳的承诺,他只好出卖英军,出卖好友,把地图交给德军,换取德军的交通帮助,也使得德军长驱直入。但是这并没有就会凯瑟琳的命,反而自己受了重伤,怀着愧疚和对爱人的怀念,艾马殊要求他的护士Hana对他进行安乐死。

24小时就略微牵强了,Jack Bauer的父亲为了保全自己的公司竟然可以差死另一个儿子,绑架孙子,逼Jack落进陷阱。这位父亲的结局目前不得而知,个人认为,依照“惯例”,最终他会走头无路,像前面两个一样自杀了事。

3片的剪辑都很出色,剪辑的好坏是一部电影能否获得最高奖项的重要参照。“伤城”不论从题目和手法上都让我想起97年“洛城机密”(可能有点牵强),总觉得如果把真凶在最后一刻揭穿效果更好些。英国病人拿了奥斯卡最佳剪辑奖,那个残废病人回忆往事时,每一个镜头都切换的很精确,非常像“末代皇帝”。24小时更不用说了,出色的24小时时间感和漫画式的分镜头成了该系列剧成功的重要标志之一。

结尾上,伤城里的阿邦最终走出了往日的伤痛,和“啤酒妹”过起了新的生活;英国病人更巧妙,开头,得失失去男友的护士Hana在路旁发现了重伤的艾马殊,后者死后,也就是影片结尾,Hana踏上了几乎同一条路,带着坦然、洒脱的心情。很明显:同一个地点,同一条路,同一个开始,更多的希望。24小时的结尾不得而知,不过我想也差不离。

除了24外,剩下两部都研究的尚不透彻,估计以后也没有时间和情趣去review了。24小时一集我会看上好几遍,其中有一句,很适用于这里,特别是伤城和24,在这里引用,作为结尾吧。经典对白,还是英国病人最多。

这段话出现在24小时第六季第5集,总统在电视讲话时说的,我是把网上的字幕贴下载,本人听力没那么好。。。
“The question remains,what do we as a country,as a people,do about it? How do we rationalize the fear and sorrow that each one of us feels? Do we let our anger guide us down a dangerous path? Or do we come together,continuing to show courage and strength in the face of our enemy?”
“问题在于,作为一个国家,一个公民该怎么对待这样的事情(恐怖袭击)?我们如何控制我们每个人都会感觉的恐惧和沮丧?我们应该让我们的愤怒领导我们走向一条危险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