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很多东西结束了,很多事情却未发生。作为一枚职场小生,我用良好的对白继续演出。当我试图回忆整个潮湿又暗涌、忙碌而紧凑的三月时,我大抵只记住了以下片段;

清明
这个词汇除了出现在古诗里及当下可以兑现的假期外,它对于我们几乎不具备更多的内容了。没有敬畏、没有缅怀、没有追忆......至少很多在深圳的人没有选择回家做清明,甚至好抱怨就三天假,来回折腾太累。所以当爸爸打电话过来,说要去修谱及挂纸,我还是楞了一下。原来,一代跟一代之间,真的差很多啊。

时装周
 哦,流产的北京时装周。流产是对我而言。本来计划去的,因为李光斗得到来而改期。好吧,李老师的提案基本上没被公司的 TOP认可。但老李提到的盛年与盛世还是颇有趣味的。昨天中午恰好看《天天向上》重播,看到著名音乐史学家陈美娥老师携“汉唐乐府”(据说是世界上已经失传1000多年的中国最古老最传统的音乐和舞蹈)表演。唐朝的人以胖为美众所周知,但白妆还是第一次知晓。唐朝人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所以相当自信,那个时代,花生米般的白白胖胖是福气的表征,整个年龄带的人都各得其所。骨子里的自信使得他们丰韵雅致含蓄,雍容大方得体。盛世才能造就人们广泛认同盛年之美。李老师说,病态、变态的社会才去追逐lolita之风。哈哈,有趣得紧。

定格
3月14日白色情人节,其时我在豆瓣上看到一陀关于万象城定格的消息,于是冒死进入一个小盆友群,发现现在的细路仔都不是那么的无脑,从我的角度来说,对流行文化的关注始终是我的兴趣,于是跑去参加了这个定格活动,遗憾的是临时有事去晚了,定格还是很有趣的。废话不多说,放一条纽约中央车站207突然定格的视屏过来:http://www.56.com/u13/v_MzAyMTcyNjY.html

image
败犬女王
(人物:单无双,33岁,一个生活塞满工作的女性上班族。 经过多年的努力,工作有一点成就,可是她却单身,孤单一个人。 )
闲暇时在追这个剧集,台剧,很难得能看下去,这支情感进化型哦,还真是不错。话说,2009年的大银幕和小荧屏都被剩男剩女抢滩了:《非诚勿扰》、《桃花运》、《爱情呼叫转移2》到《女人不坏》,好像小三遍地、到处都在征婚、宅女都在婚嫁倒计时。。。三立的习惯是边拍边播,据说现在台湾那边在票选,当地单无双十要跟允浩学长符合还是和小她8岁的小草莓卢卡斯在一起。从我的角度,允浩只是我们队初恋难以割舍的情结,而卡斯则是当下的冤家。33岁的单小姐,活在当下会比较好一点。
     其实我更觉得有意思的是单无双33岁这个年纪的设定。在这期的杂志卷首中,我有写:女人在25岁时,婚姻离她很近,35岁,生BB离她很近,女人一生中好像总是被时间追赶,要去完成既定的一些事情。33岁,是一个尚可最后挣扎一会的年纪。就像单的妈妈说说:33岁恋爱,34岁结婚,35岁生孩子。。。难怪那个韩片《达子的春天》里的达子也是33岁。

好吧,先休息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