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周杰伦终于推出《十一月的萧邦》,他的华丽不变,随意不变,甚至经典的曲调也没有变。当然,他的风格已经不再让我惊艳,却依旧很迷人。听他的《夜曲》时,那些淡薄的忧伤又涌上来了,剔除包装的嘘头,平板却不中庸的调子浮现出的是蓝调的优雅与嬉皮。终于还是那个令我欣喜的周杰伦,终于还是不屑改变的音乐元素。

我不像其实歌迷那样力求偶像的改变与发展,仿佛没有变数就没有未来,或者渐渐失去生命力。我心目中的周杰伦是那种试图将自己的音乐灵魂回归传统的歌手,就像七十年代的任何一个乡村歌手,他们永远用不同的词汇哼唱同一种腔调,就仅仅是那一种腔调,却令他们的音乐成了永恒。当有人提到那个歌手的名字时,我们脑海中浮现的不是歌手的形象而是那千古不变的相同韵律。

听他的《发如雪》,我有些心里发毛,因为那就像是另一则《东风破》,古典情结是周杰伦长久不变的坚持,就如钢琴上的黑白琴键般搭配和谐。这个歌手骨子里是真真正正的传统,词藻精致无比,旋律更是悠远动人。虽然我更怀念他的《娘子》,因为《娘子》是绝对不向流行妥协的音乐,高难度的高低转音与急切的唱白都不是普通人能朗朗上囗的。幸好那份古人的多愁善感不变,杰伦的纯净依旧。

最喜欢的一首歌是《黑色毛衣》,词没有那么复杂,曲调却出奇动人。杰伦的温柔中带着种绝望的悲意,他的声音随意,在高音处却经常有些歇斯底里,这很令人伤怀。这支《黑色毛衣》却出奇地安静,高低起伏很不动声色,却能将你的情绪牢牢擒住。这是继《半岛铁盒》之后又一首“平静”的情歌,我无从去猜测他现在的爱情状态,但是他唱情歌时的执着与细腻却鲜人能及。

当然,黑色曲风也是杰伦的强项之一,继《以父之名》之后,他的《逆鳞》听起来更加真诚。因为《以父之名》对电影的注解是模糊的,它的歌名与内容想结合出来的另类效果不言而喻,却伤在内含,而且由于歌词的限制,旋律并没有比过《威廉古堡》。甚至某些地方过份接近伊能静的老歌《小教父》,说实话,用流行音乐注解经典电影,杰伦不是第一人,早有达明一派这样的强者在前,要破突出来走自己的风格很难。所以伊能静选择精灵的童话风格,而杰伦选择“黑色幽默”。而《逆鳞》终于不再把支点明显地放在电影上,只是隐隐在纪念詹姆士.迪恩的《无因的反叛》,这样做是明智的,起码通过一些转折的表现,既保留了自我风格,又跳脱出了原来的桎梏。

如果说《范特西》是周杰伦音乐梦想的一个起点或者劲爆点,那么《八度空间》就是梦想的待续,而《叶惠美》开始,杰伦已经在告诉人们他的音乐风格已经成熟,要有改变也是鲜少,接下来就只有无畏而不惧沉沦的音乐坚持,所以才有了《十一月的萧邦》。自这张专辑一出台,就喻示着周杰伦的音乐主张已经定型,他将抱着“周氏音乐”过一辈子了。

从前有过不少真正坚持的音乐人,都倒在自己的“顽固”里。潘美辰不改她那铿锵的中性唱腔,结果风光逝去,陈升才华横溢,但就是不肯向流行妥协,终于一直处理二三线。最令人唏嘘的黄舒骏,他用《马不停蹄的忧伤》“骗”过了唱片公司,然后公司满怀信心给他出了后来的几张唱片,他的坚持让公司赔了不少钱,《我是谁》这样的纯音乐专辑相信要若干年以后才能得到肯定。

周杰伦幸运就幸运在他的走红,所以他不必像陈升那样每一次给唱片公司听样带要紧握拳头随时准备揍那些批评他的人。他可以轻松自如地拈些美好的曲子来给你,不声不响地坚持自己的音乐,直到唱片公司认为他大势已去而放弃给他出唱片。而有一批人是浮华之后沉淀下来的真粉丝,会永远追随周杰伦的音乐。哪怕他最后只能在小酒吧里驻唱,我们也会习惯找个小角落,然后安静地聆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