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翻得越来越慢了…………狩猎季节到了嘛……我只有在单位里面才会翻……
而且………………单位里面年底事情也多了嘛(耸肩)

原文地址: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3428.html

作者的话:啊啊最近都忙于各种工作。这么多同人想写,这么少时间可用。我正在考虑之后写另外一篇韦恩兄弟的短篇同人。你们觉得如何?请欣赏和评价!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杰森重重地坐到厨房的高脚凳上。看来电话号码被改掉了……或者死而复生对他大脑造成的混乱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既然他连曾经深深烙在自己脑中的一串数字都能记错的话。无法交流,身无分文,而且还得照顾好达米安。他现在应该怎么办?发出一声沮丧的低吼,他把脑袋埋到了两手之间,手肘撑着膝盖。这该死的现状……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夹克的里口袋中掉了出来,啪嗒一声掉在地板上。杰森皱了皱眉,弯腰去捡那个看上去像是个皮夹的东西。那东西很薄,所以不奇怪为何之前杰森都没注意到它,不过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拿过这皮夹。杰森马上打开了它,然后难以置信地瞪着里面的东西。

是护照。谢天谢地还是美国护照。

一张是他的,还有一张是达米安的,两张都贴着他们近期的大头照。护照上的名字分别写着“杰森·韦恩”和“达米安·韦恩”,他不禁皱了皱眉,不过他很快就把想法扔在了脑后,继续查看起皮夹中的东西。除了证件以外,里面还有几叠各种货币的钞票,估计值几百美元,足够让他们想办法回美国了。

他愣愣地看着这些东西,不太相信他们居然运气这么好,随后杰森脸上绽开一道笑容。显然,手上的这些东西正是他回美国,回布鲁斯身边所需要的。即使他现在联系不到布鲁斯,但是他完全能想象出当他们出现在大宅门前时他脸上的表情。欣喜若狂之下,杰森把所有东西都胡乱塞回自己的口袋,然后起身去找达米安了。他甚至都没费神去思考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俗话说“馈赠之马,勿看牙口”,用来形容现在的情况正合适。

达米安和妇人正在外面的门厅里等着,一双老旧但是完整的鞋子正穿在他脚上,看上去尺寸差不多正好。男孩期待地抬头看着他,但他只是摇了摇头。

“打不通。”他敷衍地解释了一句,“我们需要去更大的城镇才行,D。”

男孩看上去明显很失望,不过还是板着脸点了点头。妇人倾了倾脑袋。

“火车明天送物资过来。迪米特里会去车站,拿回一些物资。带你们去,要吗?”

“火车?”那引起了杰森的注意,“它开往哪里?”

“布拉格,然后去柏林。之后就不再往西走了。”

“那很好,太完美了。”

只要他们到达柏林,他们就能直接搭飞机去美国了。他可以在一周之内就见到布鲁斯。只要搭几天的货运火车去德国首都,绝对值得,任何事情都值得。他现在欢欣鼓舞地差点没注意达米安正在扯他的夹克。男孩朝他急速眨着眼睛,一个明显的疲惫的暗示。

“我们今晚睡哪里?”

顿时,杰森感觉内心深处一阵搅动,刚才所有的兴奋顿时消失。他记得这种感觉,这种无助。他记得这种不知道晚上睡在哪里,也不知道下一顿吃什么的感觉。孩子也许一直是杰森的软档,尽管达米安和他以前碰到的任何孩子都不一样,他太特殊了。可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问题,始终让杰森很难受。

万幸的是,他一开始猜这房子是座旅店的想法是对的,这个妇人——玛格丽特——显然也听懂了达米安的话。杰森本考虑要不要付钱给她,但是他不知道手上这些钱能撑多久,而且也不想解释为什么他一开始说自己没钱。旅店很小,只有两间客室在楼上——不过,反正这个处在荒野之中的小村庄也不是什么热门旅游景点。经过一夜的‘负重’行走,杰森想都不想就接受了妇人免费提供给他们的小房间和晚餐。直到他打开房门,躺倒在那张小小的床铺上时,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筋疲力尽。

“咱们先睡几个小时如何,小鬼?”床殿里的弹簧在杰森的体重压迫下嘎吱作响,不过他完全没在意。“然后咱们吃点东西,也许再多睡一觉,等你醒过来差不多就是明天了。然后咱们就能上路了。”

达米安坐在对面的床上,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耸了耸肩。杰森暗自叹了口气。他已经尽可能地表现的很温和了。不是说他没有同情心,他当然有,只是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如何当个好哥哥。而达米安也不是什么世上最好懂的孩子。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踢掉了他的靴子。

“是的,好吧。”他重复道,“就睡几小时。”

几个小时足够他做一些梦了。在他梦中,杰森重新回到了高谭,回到了大宅和布鲁斯,阿尔弗雷德,乃至迪克团聚在一起。死亡是很痛苦,生离死别更甚,不过这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觉得很温暖也很快乐,甚至没有在意他在流泪。他会告诉他父亲他有多抱歉,他本应该听他的话,当然布鲁斯的确会因此训斥他,但是最后他还是会给杰森一个拥抱,说他爱他。即使他知道这只是梦境,但也没关系,因为很快这个梦境会变成现实的。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放任自己去怀有一个希望。

当他醒来的时候,一开始杰森不太清楚是什么弄醒了他,外面的天还亮着,说明还没到晚饭时间。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很轻微的啜泣,然后是吸鼻子的声音。达米安正躺在他旁边的床上悄悄地哭,泪水把他长长的睫毛都粘在了一块。杰森不知道这孩子现在是醒着还是没有。他觉得他应该过去安慰一下这个孩子,但是他动不了。两张床之间的几英尺距离此时就好像一条无底的深渊一般隔在他们中间。

杰森失去过两对父母,一个因为毒品,一个因为犯罪,一个是由于背叛,最后一个……是因为他自己的死亡。有人可能要说那他早该习惯这个了,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他从没有习惯于这种生离死别,永远也不会。所以他听着男孩的哭声,只能拼命祈祷这个男孩不要像他那样被伤害的这么深。

* * * * * * * * * *

“你已经死了,神奇男孩。”

蒂姆吃痛地揉了揉被夜翼的短棍集中的肩膀,在他们切磋的几回合里面,这已经是迪克第三次彻底把他掀翻到地板上了。青年用一种略微恼火的眼神看着他,然后收起了武器。

“想要告诉我是什么东西让你如此分心吗,还是让我继续搁倒你?”

年轻点的少年皱了皱眉,然后耸耸肩。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有什么让他分心,不过既然被提到了,他想迪克应该是对的。现在看来今天的切磋是不会有什么效果了,于是他们索性就罢手,订了一份披萨送到青年的公寓来。披萨没多久就送来了,不过时间足够他们换上普通市民的服装。

作为一个普通的,或者说稍微有点离群的孩子,蒂姆是非常高兴迪克——他心目中最酷的人——不仅仅乐于教导他,同时也能和他一起做点普通的闲事,只要时间允许。其他的小孩可没什么机会说他们刚才正在和夜翼一起闲晃的。甚至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蒂姆始终对迪克抱着一种偶像崇拜的心态,他有点很不好意思的问他是否会很烦自己跟在一边?结果迪克只是大笑一通。

“当我还是个小鬼的时候。”青年一边把自己扔进还放着一盘披萨的沙发上,一边这么告诉他,“我还竭力要求我的父母必须再生个娃,就因为我想当个大哥哥。”

蒂姆也笑了,但是随即想起了一件事。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迪克脸上突然阴沉下来的表情,他知道青年也想到的同一件事。他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出神地看着地毯上的花样。直到迪克突然开口用一种不同寻常的声音说话为止,少年才抬起头来。

“差不多又到每年的这个时候了。”他沉思道,蒂姆注意到他正盯着窗外看。不过他怀疑迪克究竟是在看布鲁德海文的夜色还是看其他什么东西。之后蒂姆点了点头。

“我猜也是。布鲁斯最近又开始有点……沉默。比平时还沉默。”

迪克也点头,然后深呼吸了一口。“别去问他,连提醒他你注意到了什么也不行。有两件事情你是决不能和布鲁斯提的:他父母,还有杰森。他……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处理好的。”

“不过他没有。”蒂姆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我是说,我觉得在外面夜游并揍几个坏人并不能帮他处理好这些个问题。”

青年干巴巴地笑了一声。“你要是想告诉我布鲁斯有些可怕的情绪宣泄行为,那你是在跟个和尚念经。”
(“If you're trying to convince me that Bruce Wayne has some horrible coping mechanisms, you're preaching to the choir.”唔……这句不太确定,之后再想想)

蒂姆沉默了一会,之后又抬头看看他。“那么你呢?”

“我怎么了?”

“你是……怎么处理的?”

“关于我父母的死?”迪克叹了口气,“不管你信不信,我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了。我记得他们,但是我……并不感到悲痛。至少不是每天都感到……像布鲁斯那样。”

“那么……”蒂姆咽了下口水。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名字总让他有点难以启齿,“那么杰森呢?”

又一声沉重的叹息。“我其实没那么了解杰森。”迪克悲哀的承认,“那是我的错。他一直很努力,而我没有。也许我应该……我不知道,这也许对他很不公平,但是我一直尽力不再去想他的事。总是抱着假如当初怎么怎么样的想法,总有一天会让人发疯的,孩子。”

蒂姆感到同情。“那你在他的忌日会去看他吗?”

青年点头,“在布鲁斯走后。”

“以后你要人陪着一起去吗?”少年提议到,“我知道布鲁斯更想一个人去,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如果你想的话。”

迪克终于笑了。“那太好了。”

之后的对话变得轻松了一点。他们聊了高谭,聊了布鲁德海文,迪克还问了些蒂姆在他学校里面的事,主要是在八卦少年和他身边的姑娘们的事情。他们也回顾了刚才的切磋训练,蒂姆又被问到了为何而分心,他皱了皱眉。他觉得想说的事情就在嘴边,但是却回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蒂姆想,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我肯定会记起来的

* * * * * * * * * *

这辆火车是辆长途运输车。车厢又冷又硬,对于几天的旅途来说绝不是什么舒适的地方,不过杰森并不在意。等他们到了柏林之后,他们可以找到更舒服的地方睡。而且玛格丽特还很好心地给了他们一大包面包,奶酪,水果,甚至还往他肩上挂了一串肉干。杰森对这个妇人的好心肠简直感激不尽,这些东西够他们活很久了。

他本以为达米安会对这环境抱怨一番,不过他很高兴,同时也有点担心的发现,他没有。他之前过的几乎可以算是个小王子的生活了,而现在必须经历所有这些,他确实应该有些抵触情绪……或者其他什么。但是这个男孩显得诡异的淡定,不是杰森乐于看见的那种淡定。杰森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杰森也确信他有好好地睡觉,虽然不算特别安稳,总是因为一些噩梦而惊醒的样子。

在他们到达德国的前一个晚上,当杰森递给他一片面包时,男孩只是摇了摇头,推开了食物。

“我想我妈妈。”他含糊地说道,声音几近破碎。

不管杰森之前对塔利亚有多么怨恨,现在这一刻他都不在意了。但是他仍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一个孩子。他所能做的,只有努力挤出一句。“我知道。”

让杰森感到有点吃惊的是,下一刻,达米安突然就挪了过来,蜷起身子靠在他身边。这让他感到诡异,不过杰森并不想把他推开。他有些尴尬地把手伸过男孩的肩膀,搂住了他。两人沉默了一会之后,达米安又开口了。

“你觉得父亲会喜欢我吗?”

我们的前罗宾忍不住笑了。“当然,他对无家可归的孩子最没有抵抗力了。而且……”他很快接上下一句话,为了不去解释前一句话的含义,“我还没跟你说过迪克吧?他也算是你的哥哥。基本上算,不过他年纪大多了,而且也不住在韦恩大宅了。我打包票他肯定也会喜欢你的。他几乎喜欢所有的人。”

达米安用难以理解的眼神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得跟其他人分享我们的父亲?”

“嘿,我们两个可都比你早出现在家里,小D。”杰森提醒他。

“抱歉。”男孩低下头认错,“我以前从没有过哥哥。”

杰森几乎马上要接一句“我也是”了,不过他及时咬住了舌头。现在可不是什么描述他死前和迪克的一点也不美好的关系的时候。不是指他们曾经公然地打过架的事,而是指,他们俩从不曾亲近过。要不是为了让达米安感到高兴和有所盼头,也许他根本不会去用“兄弟”这种说法。他往后靠在车厢壁上,把男孩往自己这边又拉近了一点。

再过几天……只要再过几天……

TBC
——————————————

下一章

——————————————

继续吐槽。
这一章还有下一章还有后面的某几章,都给我一种……一边看一边在脑内loop着咪咪流浪记主题曲的感觉…………
对,就是那个“我——要我要找我爸——爸——,去到哪里也要找我爸——爸——”的戳心戳肺的旋律……
连SPN都没给我这种感觉呢………………(=A=|||||
我的脑也被lazarus池子搞坏了么?(你根本没浸过!那是一开始就坏的!)

这里的杰森和达米安就有种迪恩和萨米小时候的感觉。尤其是杰森这种笨拙的不会安慰小孩子的地方。对他来说,可能自己不就之前还只是个孩子呢……==b
达米安那是软的都快ooc了,不过意外的还是……我吃这一套……==b
按照最新杯面罗宾里面的说法,达米安是3岁开始就刺客训练的呢……==b,没理由8岁了还这么软的嘛。
不过……反正……反正是AU管他这么多呢。

大少和提米的互动感觉也蛮好,以前的漫画看得少,不太清楚大少和提米是个怎么样的相处模式来着。
大少的想法倒是有点……怎么说呢……心态好的过了头,就显得有些冷淡了。不过有时候的确就想他说的那样,太钻牛角尖很容易出问题的。

顺便我觉得蒂米那已经可以算是某种通灵能力了……不管是漫画里面就完全凭一个没根据的灵感就断定布鲁斯没死这事,还是这里面从一个电话最后推断出杰森没死这事(对不起我剧透了但是你们都猜得到是不是?)……
他真的要坚持这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恶魔之血超能力么?
那普通人的范围可就真是广着去了呢!

总之……后面一话我都忘记大概是说啥的了。看看周末能不能翻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