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还有时间可以公平,让每个人攥在手里的时候都没有自卑感。昨天一天,下了一场大雪。我可爱的女儿没见过这阵势,一大早起来就对着外面指指点点,咿咿呀呀地表示,看,外面下雪了。其实我们知道,她连外面、下、雪之类的词汇估计都不明白。

一场大雪没咋地,路面比平时看起来倒是更脏了些:北京2006年的第一场脏雪。

我的感冒还没好,发烧并不厉害,咳嗽也不厉害,鼻塞也不厉害,头痛也不厉害。但几种元素集中起来的时候,不厉害的也厉害起来。可能这也是所谓的互补性产品吧。睡着时候的我没有任何防备,发烧一起,所以连续做梦,一会采访,一会采访,一会采访。基本上没一个好梦。

今天来单位开了一天会,从上午9:30开到11:40,从下午1:00开到3:00,会比较长,主要是别人在说。

今天上来,本以为博客电击要超过10000的,结果没有。从去年这个时候到现在,基本上从热情到冷淡,我经历了一个个非著名博客走过的寻常的小路。有时候我很羡慕一些人,竟然可以天天海阔天口乱侃。还有另外一些人,能把天天有人拿出来乱砍的东西弄得有声有色,创新无止境。还有一些人,能把正的说成反的,能把粗的说细。还有一些人,可以把自己的无知拿上去当成可爱,效果一般者居多当勇气可嘉。

电视剧基本上不看了,太长,太吵,太乱。电影基本上不看了,太贵,太滥,太假。戏剧基本上没看过,太贵,太贵,太贵。音乐基本上欣赏不了,非著名前乐评人士老说,这些音乐都是垃圾,都是垃圾,都是垃圾。小说基本上不看了,太长,太困,太远。

开始喝酒了。小孩她舅来京后,我们家里突然冒出一个年轻的不胜酒力的酒鬼。

我的心理严重衰老,记得还在2004年的时候,我的心理年龄(测试)已经接近43岁。基本上比我的生理年龄翻番。其实这倒没什么不好,如果真是这样,至少认识我的人感觉我这个人比较有深度。不认识我而我也不认识的人,他说你装逼你管丫干啥?不知道2年下来,心里年龄又增长了多少?

2006年行将结束的前8个小时里,我依然想象不出我的2007年计划。悲哀,我又回到六七年前的状态了:不思进取,不求上进,怨天尤人......

我这六七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唉,关机走人吧。

朋友们,明年见。

元旦快了,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