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的地方是一个很久的居民区,独门独院的那种,又破又旧都无所谓,但是关键有一群很怪的居民~!
       刚来的一段,早上5、6点每每被吵醒,对门的一栋里面不知是什么人物,首先是听见念圣经,用粤语念的,不知是人念的还是放的碟,然后再是放佛经,真是很烦!这怪物到底是什么信仰!?早上听这些很吵很慎人!还好,后来好像是停止了吧,反正我5点多再没有醒过,不知是停止了播放还是我已经听习惯了?!我顶你个佛和上帝的肺!扰我的清梦!
       但是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每天我可以睡到9点起的,但是最近还是9点之前就被迫返回人间了!楼下旁边住的全是东莞本土的堂客们,带着一帮子还没到上学年纪的小屁孩,天天早上起得又早,忙忙家务,搞搞卫生,本来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最恐怖的就是几个堂客碰到一起,那就是世界末日了!嗓门的分贝简直可以穿越时空一直到石器时代,我就纳闷一大早她们哪来的那么好的底气!一阵乌里瓦拉的东莞话再加上几声大笑,通常我都是被猛地惊醒,再也无法入眠!不要以为就这样,她们的小孩也不示弱,几个小屁孩早上起来就精力旺盛,在楼下跑来跑去,尖叫嬉闹不绝,当时我就想一手一个掐吧死俩,狂操!不能下地的婴孩更是绝,从早上醒来开始就一直哭一直哭,哭得那个惨,搞得我都想哭了,我其实是更加惨的~~
      更加匪夷所思的还在后面,我隔壁楼房的楼顶,竟然养了数只大白鹅,早上也是不时地发出几声长啸,配合下面的盛大表演,这还叫不叫人活啊!你们没有听过鹅叫唤吧,那也是一个撕心裂肺,老子真想投毒把它们搞死算了,养着干什么,扰民!
      我现在完全明白《独自等待》里面陈文用枪打穿晨练腰鼓队大鼓的梦境了!一早上我连屠杀的心都有了!你说这一天还搞屁啊!我的唯一反抗只有在起床之后用最大音量打开音箱,把喇叭对着楼下放歌,然后去洗刷刷,这不是逼我嘛!这也是我唯一的报复,我也不想,但是一早上起来就要发泄,我已经躁到了极点!
      就是有这样光怪陆离!别不信,老子天天就是这样忍受着!

P.S 这是我昨天早上写的,准备发到QQ空间的,但是空间对于我里面的一些语气助词很敏感,需要审核,而且已经审核了一天了,懒得等它的审核了,我要爆发了!因为今天早上同样是被吵醒的!
妈的,真是折磨,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光怪陆离,在别人眼中我也是怪物,周边遍布脑残和怪物,深感地球的危险~我开始想念火星了。太危险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