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个人从安静的黑暗中突然冲出来一样
一个打火机再次毫无预兆的在我面前爆炸了
这是一个夏天的午后
我从口袋里掏出已经略显破旧的汽车钥匙
我要开车去我上班的地方
但我发现这条路成了一个迷宫
每一个路标都指向上一次打火机爆炸的地方
那是一个冬天的颠簸小路
我当时正在想并且想问
我何时会变成一个可以熟练驾驶的司机
原来一切都这么的简单
仅仅是一次次爆炸就足以
我们会不停的老去老去
然后我们会不停的熟练熟练熟到不想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