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初到佐渡岛。

图多,慎入

[img]http://node1.foto.ycstatic.com/200908/27/a/28081146.jpg[/img]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这是在小说里读到的,新泻在我脑海中勾勒的第一抹模糊的轮廓。后来知道这里是漫画家之乡,当时我很喜欢的高桥留美子就诞生于此。到如今,自己第一次出国经历,给了新泻。只不过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没法像岛村那样乘坐着缓慢的旧式火车穿山而来。飞机穿过城市上空浓重的雨云,降落在小的可怜的机场上。这里大多是国内航班,国际航班只有一趟到俄罗斯远东的,一趟到哈尔滨的,还有一趟到上海浦东的,每周两班。
机场的好几个工作人员都会说中文,四处的说明文字也都有简体和繁体中文。看来到这里的中国人还真不少,不过大都是商务人士。新泻在中国的旅游市场上还完全没有打开局面。

image

此行是跟江浙沪数家旅行社老总一道,为日本深度游线路踩点。因此去的不是东京大阪or京都奈良这样的常规线路,而是不为国人熟知、却有着丰富温泉资源的新泻和群马。不过这倒正合我意,我对于日本传统文化的兴趣,似乎更甚于除动漫外的日本现代流行文化。
从机场出来,先去一家叫朱鷺メッセ的大楼参加接风午宴。坐在大巴上看新泻市的街景,一幢幢带院小楼从窗外掠过,干净、狭窄、少见行车的街道,交叉成路口,电线把灰暗的天空分割成一道一道,感觉有水手服的中学生会从街对面走过来。车子一拐,正好经过一个棒球场,远处一群棒球少年正在列队。只觉得浑身热血瞬间被点燃,夏天、棒球、甲子园!我竟然跟漫画里的世界如此近。

图:新泻市街景
image

在朱鷺メッセ跟新泻以及JTB日方的工作人员见了面,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菜式是和洋结合的,我们觉得挺不错的,但对方一直在说,中午因为行程紧,先简单吃一点,晚上有丰盛的晚餐。后来我才明白,这个“简单”是以什么标准来衡量的。

image

从朱鷺メッセ的窗口可以俯瞰整个新泻市。这是座不大的城市,少有高楼。现在正是新泻的梅雨季,天空阴云密布,一副要下雨的样子。据说天晴的时候,可以看到海那边的佐渡岛。

image

刚刚吃完饭,我们就急匆匆地赶去码头乘船(为此我还有半个美味的饭团没吃完,扼腕啊)。坐的是高速汽轮,船票折合人民币要700多块。候船大厅里倒是很热闹,小孩子上蹿下跳的,看来日本人(or日本乡下人)还是不像我想象中那样死没人气的。

image

图:在候船大厅里玩耍的loli
image

检票口,检票大叔一边检票一边鞠躬,嘴里念念有词,估计是在说“感谢”或者“欢迎”之类。总之相当有礼貌,习惯了国内从公交车售票员到火车站检票员的大白眼和大鼻孔的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image

码头上一位美女姐姐,她的工作是拉住汽轮的缆绳然后把船拴住。我们都觉得挺新鲜,毕竟在国内这种工作绝对不会让女人来做。但见美女船工眉间微蹙,面带愁容,不知心恨谁?

image

下午两点半,汽轮出航。我们坐在第一层前排,船舱前头的电视机里,正在转播一场棒球比赛。可以看到在窗外苍茫的大海上,小风卷击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鸥像白色的闪电,在高傲地灰翔!不过没有长焦镜头,没拍出来。近一个小时之后,佐渡岛的轮廓在天空与大海之间中渐渐显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ohyeah,我们到岸了。

image

图:佐渡岛
image

图:我们乘坐的高速汽轮。
image

图:海鸥啊海鸥,一点都不怕人
image

佐渡岛的代表性动物是朱鹮,当地叫朱鹭。多年前灭绝了,后来中国政府赠送日本几只朱鹮,就养在这里。据说已经繁衍成了枝繁叶茂的大家庭,但一直没敢放归大自然。因此佐渡岛的各种土特产上都有朱鹭的身影,在码头旁的室内商店街的摊位上,我们还看到很多做成卡通的朱鹭或者朱鹭蛋的和果子,非常可爱。朱鹭现在也成为了整个新泻的标志,在新泻即将主办的一项全国性的运动会上,朱鹭就是吉祥物。

image

image

在商店街口上,我们遇到了要入住的温泉酒店老板夫妇和工作人员,他们特地到码头来迎接我们。老板是个看起来至少60多岁的老头,严肃且较沉默,不过后来看来,是个淳朴热情的人。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美人,一看到我们很高兴,拉着哇啦哇啦开始说中文,接着开始飙吴侬软语,吓了大家一跳。原来这位漂亮阿姨是苏州人,似乎嫁到日本很多年,这让同行的不少老总大叔颇为惋惜。这家酒店似乎是岛上最大的酒店之一,凭着老板娘的华人身份,接待了不少台湾游客。而这次会面中最激动的是三位酒店女招待,别看穿着和服,人家可是如假包换的山东姑娘,跟我还算半个老乡呢。她们在山东的一家旅游学校学习,佐渡岛的这家温泉酒店是学校的定点实习单位。这三位因为成绩优异,被选送到此实习一年。姑娘们在岛上憋了很久,偶尔遇到说中文的也是提起大陆就鼻孔朝天的台巴子,这次终于盼到了大陆同胞,几乎就要“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了。

图:温泉酒店老板和三个山东姑娘,果然一看就是北方人啊!
image

他乡遇同胞的感人会面结束后,俺们爬上了大巴,向酒店进发。佐渡岛比新泻市还冷清,不过这种带着凉意的安静让日日在上海的尘嚣中挣扎的我觉得赏心悦目。在行驶的大巴上,拿起相机隔着玻璃窗噼里啪啦一路拍了过去。

图:佐渡岛街景
image

来到酒店,我迫不及待地奔赴房间。团里只有三位女同胞,因此得三人挤一间,不过我一点不介意,只要没人打鼾就OK了!冲到房间一看,太棒了,果然是榻榻米啊!

image

image

图:桌上朱鹭图案的和果子和茶碗。我们住过的这几家温泉旅馆,都会在房间里放上一些小吃,和果子是必不可少的。
image

image

图:没腿的椅子or带椅背的坐垫==||||我们都歪在上面,试了一下跪坐,十秒钟就受不了了。
image

跟我们后来住的房间,尤其是最后两天住的房间比起来,这个房间简直小得可怜而且略嫌陈旧(房间里还放着在二十年前的中国才能看到的那种小小的凸屏电视机)。晚上睡觉的时候,三床被子几乎紧挨在一起。不过我还是灰常兴奋啊,毕竟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和室,感觉自己走进了漫画和小说中。
房间窗外对着一大片稻田,远处是一片湖泊,田间不时有白鹭飞翔。时近傍晚,四野里十分静谧。我倚在窗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只觉心旷神怡。

图:不知为何这边的稻田会绿得这么动人
image

在房间略略休息了一下,我们就下楼用晚餐了。这次晚餐之丰富,之豪华,让以往热衷回转寿司、最多也只是在花园饭店自助餐里享用一点刺身和寿司的我,大饱口福,大开眼界,大惊失色。

看看这一桌子,别急,这只是头一轮,后面又陆续上了一大堆菜。

image

图:筷子的包装上都是朱鹮。
image

图:活烤鲍鱼。真的是活的啊,还在铁网上爬啊爬想逃生,但是抱歉了,姐姐我是第一次来日本,又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活鲍鱼,所以……阿弥陀佛。
旁边那两条牛肉,是放在鲍鱼旁那个卵石上烤的,味道也超级棒。别说日本人小气,只给两条,牛肉在这里可不便宜。
image

image

图:刺身,寿司,蛋羹,味噌汤……还有一堆我不认识的东西,来几个特写。这顿饭还有张非常雅致的菜单,本人带了回来,可惜不认识日本字,也打不了日本字,而且考虑到炫耀不是件HD事,就不给大家表演报菜名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图:这是俺们喝的酒,我对酒真没啥兴趣。
image

后来还上了烤鱼啊螃蟹啊什么的,号称大胃王的本人也是在塞不下了,蟹就吃了小半只,鱼就开了个膛破了个肚。还有天妇罗什么的也没消灭完。最后我捧着快炸掉的肚子,含泪停箸。多日后再看这些照片,我都心疼得小心肝直颤悠啊。对了,忘了说,新泻的米是日本一绝,光吃白饭也香得不行,难忘啊难忘。

image

晚饭中,还有旅馆内的艺人来表演当地特有的舞蹈鬼太鼓。不过老总们正忙于觥筹交错,只有我看得津津有味。本人不懂日语,因此也乐得做聋哑人。曾在饭中用英语跟旁人交流,妈呀,日本人英语之烂,总算领教了。

image

image

图:鬼太鼓之后的又一出表演,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image

饭毕,看到刚刚的艺人正在酒店大堂表演,一群住客跟着一起学跳,蛮有意思的。大堂入口处还有一尊大鼓,跟表演时用的一个样,不过放大了一点。日本人对于自己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弘扬,可见一斑。

image

我一心想去泡泡传说中的日式温泉(尤其是露天温泉),不过酒店的人拉着我方的大叔大妈去K歌。也罢,权当消化消化,跟着去了小黑屋。结果这帮大叔狂吼日本七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真让人招架不住啊!一首《无锡旅情》起码被唱了三四遍。听说这首歌当年风靡日本,甚至掀起了一股去无锡旅游的热潮。这让惨淡经营着日本赴华入境游的各位旅行社老总,无限感慨,又无限感伤啊。

图:小黑屋里的水果盘,葡萄只有指甲盖大小,灰常美味。
image

十点钟时,本人和同室的一位阿姨先奔去泡温泉了。回房换上浴衣,臭美地拍了几张照片,就杀向公共浴池了。日本人的习惯是泡温泉前先洗澡,与之前在漫画、日剧和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淋浴间里摆着小板凳和小木桶,还有沐浴液洗发水护发素什么的,日本人就光屁股坐在板凳上拿木桶浇水。不过我们毕竟是中国人,还是习惯直接站到喷头底下淋浴。
日本的温泉都是裸泡,不像在中国要穿泳衣。可能很多国人不太习惯,不过说实话泡温泉还是脱光光比较舒服,而且在日本,基本上不用担心存在卫生问题。浴场里有一处较大的室内浴池,还有一处较小的室外浴池。日本的温泉,最让我向往的就是这种露天式的。试想倚在池边的圆石上,仰头望去,树木的枝叶间露出浩瀚星河的一角,周遭万籁俱寂,这是多么惬意的享受啊!
同泡的阿姨姓王,已经来日本很多次了,对泡温泉简直就是轻车熟路。我学着她的样子,拿大浴池边一水槽里的温泉水淋了淋身子,再慢慢走进室内大浴池里去。初下水觉得很烫,但泡着泡着就适应了,这下简直就舒服到家了,懒洋洋地张开四肢,每个毛孔都叫嚣着痛快。不过再泡一阵子,我就有点受不了了,胸口发闷,脑门和脖子开始滴滴答地流汗,头也有点晕,赶紧爬了出去。倒是王阿姨功夫深,泡到浑身发红才施施然起身。我在池外站了一阵子才缓过来,想起以前跟腐友们YY的光亮温泉H,看来都是扯淡,要真来的话估计会出人命的,汗。
泡完室内再泡室外。日文里对露天温泉的叫法挺美的,露天风吕,当然,要用中文来读才美。这处露天风吕跟我想象的略有不同,非常小,大概只能容三四个人。池边没有用石头围住,比较光滑。加上后来我光顾的几家温泉旅馆,我发现露天风吕都不算大,而且大多是半露天,搭了个和风的凉亭似的建筑。公共浴池不能拍照,时间久了,也不记得各家具体的样式,恐怕还会混到一起。
王阿姨跟我聊起她在北海道飘荡的雪花中泡汤,隔着温泉的蒸汽,视野里一片白山黑水……虽然此时是仲夏时节,泡汤仍然是享受。浸在温泉里只露出个脑袋,仰望夜空,清凉的空气和烫人的泉水,都让人觉得一颗心都要随之化去。温泉不能久泡,但泡在里面就是幸福,不可言说的幸福。
泡完温泉,感觉像畅快的运动了一番,心中满足,但身体有些倦意。在公共浴场里冲洗完毕,又喝了饮水机里的冰水(日本人真喜欢喝冰水啊,冰得让人胸疼,连早餐的牛奶都是冰的),晚上一定能睡个舒服觉。回到房间,钻进被窝,我几乎头一沾枕头就坠入了梦想。

不过,我还是没有一觉睡到大天亮。半夜里,我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自己在剧烈摇晃,身边的纸拉门还哗啦哗啦直响。动静在我意识渐渐回笼时停止了。爬起来上了个厕所,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刚刚那是在做梦吧,很快再度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