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说过想嫁祸给日本人,除了国仇家恨之外,其实更多的是嫉妒,嫉妒他们的口碑比我们好那么多。早就听说欧洲人对中国人不友善,这次出门并没有强烈的感觉,回来后和一个学西班牙语的朋友讲这事,他冷冷地说:“那是因为你们被当作日本人了。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人应该是素质低下的。”当头一闷棍,可是事实呢?在巴塞罗纳满街的中国人,不是游客,是在当地作小买卖的,我们和一个侍者交谈,他那个县的亲戚朋友全都传帮带着飘洋过海了,从事着厨师、服务员、小生意,不和外国人来往,很多人一辈子只说着方言,把自己和家人划地为牢。在外国人看来,你抢夺了我们的就业机会,却不制造就业机会;即使你开了工厂,也只顾把同乡招过来,并不肯分一点羹给当地人,除了制造人口不肯贡献别的,怎不叫人生恨? 而日本人呢?他们成群结队的旅游团,多是夕阳红的老头老太,为异国的GDP送上积蓄,他们轻声细语,很有秩序,看见亚洲面孔就微笑点头,有这样值得尊敬的敌人,自己也仿佛有了尊严。在达利的艺术馆里,一群操着台普的游客观看达利仿造的金缕玉衣,那个穿裙子的导游三步两步攀爬上去,摸那件艺术品。我们同事赶紧拉我走:“别让人家以为他们和我们是一起的,丢人。”我想听听他们是哪里的,听到他们在谈论民。进党,才确定是台湾同胞。原来以为我们最不喜欢的是日本人、韩国人,可是到了外乡发现,彼此厌恶的是大陆人和台湾人。我们第一天的导游是台湾女人,她一路趾高气扬,摆着臭脸,动不动就“我们西班牙人”,“我是巴塞罗纳惟一官方认证的华语导游”,我们心里盼着她赶快消失。 想想我自己,尽管没有攀爬文物,随地丢垃圾,却也没起什么好作用,有时忍不住会高谈阔论,害得我们同事要经常提醒我:“小声一点,欧洲人不喜欢大声讲话的。”我们排日排韩的情绪没有消退过,这是没有忘却历史,仅仅记住就足够了么?不去真正弥补国民性的不足,别人要打败你依旧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