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件事其实没有关联,时间碰巧,而已。
临晨,昏昏然睁开眼,那个死胖子在旁边正准备睡下,迷迷糊糊问了句:你的西班牙队赢了没得嘛?“赢了!我吼得嫩个大声,你居然睡得猪样!”哦,世界杯终于落幕了。本来打算看决赛的,但前晚的酒精居然还残存了一点浓度在血液里面,到半夜12点头就又晕又重,只好睡了。
周六晚上在开县,被民政局z老师和他母校的校长老师们一起哄,一高兴,喝了个一塌糊涂,发表了一些不良言论,还把人家教委领导骂了,不过那个起先前呼后拥端着官员架子的人,喝了酒以后,当众被骂也很开心的样子。
酗酒乱说,事后想起很难为情,而且,每次喝高了都不免骚扰一些同学,或骂人或被骂,然后的两天,接二连三收到关心电话,问酒醒没,活过来没等等,实在有失中年妇女的格调。
对于一个虽然酒风浩荡,实则没有酒量的中妇来说,戒酒势在必行。妈说:你喝了酒囊个出丑我都不在意,我只是担心你的肝。
在世界杯结束的今天,我庄严宣告:戒酒!至于戒到什么时间,要看破戒理由的充足程度哈。
中妇些,再在一起吃饭,千万莫喊我喝酒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