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切都在呼吸之间,生死离别....

image

小说中常说“说时迟,那时快”,现实更过之。晃眼的毕业,即将拆除的何多苓工作室,还有指不定哪天就去了的生命...
时间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image

人在健康的时候总是藐视死亡,在生死之间走过一趟就会更深刻的理解生死,更明白生命的意义。生病也是一种经历,给人一次机会去认真的思考,也会发现对于自己已经不完全是自己,有更多对于别人的意义。

image

近来的毕业,出奇的平静,不知道是不是爆发之前的积压。不知道这样的解脱到底算不算解脱,总是感觉未来的一个月会失去很多。青春,自由,骄傲....

image

这些年得到的失去的,大喜大悲后让人学会了认真的去珍惜,也在凡事的变迁前变得平静。想起地震那会的感触现在差不多也忘的干净了;殉情小伙的那些情节虽然至今触动,但也会慢慢模糊;有些人和有些事也会在难忘中慢慢遗忘...

image

今天在医院,一中年男子平静而深情的望着自己生病的妻子,在妻子惊恐的眼神前,他需要何等的忍耐才能有如此的平静。想起去年在失去男友后女生抓狂的情形,总有难以言喻的感受。生命太脆弱,十分钟就已从生到死。

image

又去了次何多苓工作室,想起来已是多年以后的今日,做艺术品的工人不知道换了几波了,城市建设已经逼近,先前的道路也被工地所占据。工作室的命运也不容乐观。

image

真的是要离开了,该认真的说再见的时候了,那些花花草草小朋友们。有些人难免相忘于江湖,有些日子注定成为记忆.....

image

那些独自奔赴远方的故事,或多或少激荡过神经的岁月,是难忘还是遗忘,只会在岁月中平静的发生。

想想离与别,生与死,快的让人反应不及,何谈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