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来,白色对我来说一直是最大的诱惑,比如我喜欢白色的女孩,她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感觉到紧张,然后博得我的好感。

但是,白纸黑字也同样可以让我感觉到紧张,也可以诱惑我,在它面前我就像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我心底,一旦有人在白纸上签了黑字,事基本就定了。

比如,在我多年的学生生涯中,每次拿着糟糕的成绩单准备让父母签字时,强烈的心理斗争起码会折磨我半天以上,从学校回家的路就像从地狱到天堂一样远,来点实际的就好比河镇到南京那么远,七十八公里吧。

我为什么会紧张呢?因为我知道,黑字一签,等待我的那顿拳打脚踢就来了,每一次都那样,于是我后来养成了替人签字的习惯,我的出发点很单纯,就是为了不挨打。

今天下午,我又将拿着白纸黑字去见一个皮肤雪白的女孩,我们要签一个合同,我同样很紧张,我觉得下午要下雨,时钟就像一个紧箍咒,每走一秒,我的身体就紧一点,身体的水分一点一点在往外渗。

我这次仍然要模仿另外一个人签字,为此我已经练习了整整一个月,我把那个人的签名裱起来,放在上衣口袋里,只要一有时间,我就掏出来联系,最后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样的树叶,却可以有两个人写出同样的字。

替人签字不就为了骗人吗?我以前骗我的老师,附带骗我的父母,我现在骗白色女孩,骗点钱财,我都实话实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