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热的好处 

      胸无诗书气难华,我的外在风貌和内在气质注定了没能让别人一眼定乾坤的“霸气”,我自己也没能拥有一眼洞察世事的锐利目光。与人相处,很多的时候,全凭时间累积中的情感沉淀。人肉眼所看到的东西毕竟有限,而且常常具有欺骗性,用心感受到的事情却真实而透明。用时间作证,于性情愚钝的我来说是十分受用的,有了实践证明的结果之后,我更加体会到了自己性格慢热的好处。
     有的时候,我其实挺佩服那些“见面熟”的人,似乎一见面就是老朋友了,天南海北地谈笑风生,尤其是酒过三旬,还真有点知音难觅的意思。我却做不到这一点,在别人抢着表演的场所,我宁愿做一个沉默的观众。上大学的时候,两个大班合在一起上课,我总是坐在最不起眼的位置,看到同学间吵吵嚷嚷,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孤单的人,那时候真希望有人跟我说上一两句话,后来知道那些热闹的同学散了之后关系却是很冷漠的,便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偶尔也想尝试一下那种让人激动的快热的感觉,可终究跟陌生的人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闲话,效果甚微。做记者一段时间后,还有些怕跟陌生人谈话,这是个性使然。我其实是一个具备说话能力的人,真要努力表演起来,也是不逊“风骚”的,但始终觉得无趣,也就作罢了,活了20多年,已经是积习难改了,这世间也没有完美的人,我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我一直相信,时间是世间最好的武器,能够去伪存真,去粗存精,这其实是愚钝的人一个选择的好方法,如此便不必费尽心思地去揣摩和钻研一个人的个性种种了。在生活点滴的体验中,用心感受,不必刻意,自然会有属于自己的情缘留在身边。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经得起时间考验,能让人细细品味的,这种拥有才会让人觉得温暖和实在。我这种不浪漫的性格也注定了我失去了很多不同人生体验的机会。我不懂得一见钟情的爱情的美妙,也不知道一触即发的友情的存在。我的那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似乎都只是平静的生活给予我的馈赠,大家彼此珍惜,相互温暖。
     我的慢热好处,也是规避伤害的理论基础。我总这么觉得,人的感情是有一个总量的,或者说是有一个付出极限的,如果人的感情投入错地方,是会受到伤害的,没有人不害怕伤害,慢慢融化自己的感情应该是最安全和最值得的方式。把感情放在正确的位置,才能在真正属于自己的故事里,全情而用心地投入,“慢热”与冷漠无关,而是忠于真爱的方式。所以,我不愿意轻易地投入自己的感情,我希望自己的感情投入能让生活馈赠给我的那些人能因为我的存在感受到一点点的幸福,这是我所理解的感情投入的价值。
     惊心动魄的情节或许能谱写成惊心动魄的故事,可是,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最大的才能也许是在日常琐碎的生活中演绎让人心灵震撼的巨大内容。我或者不能体会激情四射的强烈感受,可是生活中简单的真情实感哪怕不成曲调也会使我心醉神迷。追求伟大真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面对真爱,全心释放,让自己的情感世界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