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的时候,打算带一只猫,一只会变色的猫。

广州这地方,天气和人们的习性相当适合猫的生长。我家楼道里猫咪经常大摇大摆的穿行,公司旁边的围墙上猫咪冲人张牙舞爪,光孝寺的铺垫上有猫咪在睡觉,任我挠它许久都不愿醒来。不知道猫咪们都吃了些什么,总之一个个相当肥壮,无奈广州的老鼠同样又多又肥。

虽然家中简小的连老鼠都藏不住,还是很想养只猫,它的柔软和敏捷是连我都羡慕的体质。常有把女人比作猫咪,花色的猫咪适合一同淘气玩耍,白色的猫咪欢唱伴随着我读书,待到夜晚出游则一定要性感神秘的黑色猫咪,可我只想养一只猫,所以必须是一只会变色的猫。家中四处飞扬的猫毛又何关系,反正我那茁壮成长的头发也总是肆无忌惮的到处脱落,毛发之物,受之父母,勤打扫就是了。挑三拣四又何妨,既然能讨人喜爱,就有选择的资本。

如果哪天痛定决心要个孩子,那猫咪就只得送走,一个养一个,分隔不了精力和爱心给第三者。

待到年迈,可以养条狗,一只笨拙短腿的狗。

说不准会在哪里养老,应该是个山明水秀、宁静慵懒之地。那么养条狗应该是件容易的事情,一屋一人一茶一狗,能够赤脚在泥土上舒服的睡太阳。嘴里不忘絮絮叨叨,年轻时的美丽和灿烂,那只会变色的猫,没有完成的梦,朋友的离去,还有今天的晚餐。

每天悠在的去市场买甜品,步履蹒跚,短腿的沙皮狗扭动着肥硕的身体蹒跚的跟随,夕阳斜斜的打在背上,一定是非常有趣情景,也许有年轻的姑娘小伙会想:这老太太真可怜,正如我年轻时常的感叹。但他们怎知我曾经的得意和如今的潇洒,生命轮回本来就是一场有趣的故事。还是得养条笨笨的狗,一起慢吐吐的过活,哼哼唧唧的快乐,让它嫌不了,烦不通。

 宠物吗,无非就是相伴,相似,带只变色猫,而后养条沙皮狗,让日子就这么悠在悠在的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