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雪:当时有些紧张,我刚才听到她(哈尔兰)说的,是那么回事,我不如她放松,头脑一热,我只想着冲、冲上去,就想着怎样快速结束这折磨人的斗争,太简单了,现在想来,它是一个过程,本应该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Yeka:太喜欢这句话了:“它是一个过程,本应该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做事虎头蛇尾的人,往往都是忍受不了最后一刻那黎明前的黑暗。虎头蛇尾,意味着对人生缺乏更有深度的理解,所以头脑才会发热。放轻松,很多折磨人的事情,都会转化为值得享受的过程。比如,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难题,如果我们也有谭雪赛后的这种认识,就会学着让自己有经验,放松,冷静应对。但,没有经历过挫折就有认识的人,世间罕见,属于生而知之的。更多的人,都有谭雪这样的体会,属于学而知之——有了教训,知道下次遇到类似情况该如何应对。但,也并非每个人都能在认识到后就一定能做到。谭雪能否做到,咱们伦敦看。俺看好她和女子佩剑队下届奥运夺冠,因为境界有这般提升,就会指导她今后四年的训练。不过,即便俺看好,谭雪们能做的也就是“尽人事”,能否如愿,还要看看运气——听天命。

谭雪详解最后那一剑发生了什么:我不会推卸责任

 


http://www.qianlong.com/   2008-08-15 08:58:34

 

  “还有伦敦奥运会…”

  记者马健报道

       一剑丢金,谭雪蹲在地上沉默了许久。短短休息,再到领奖台亮相,荧光灯下,谭雪“变脸”,自信的微笑恢复如初。 (Yeka:拿得起,放的下,好样的,胜负乃剑客常事!)

  T=体坛周报 X=谭雪

  T:当时两个灯都亮了,为何没申诉?

  X:常人很难分辨,但内行人看得很清,对手先刺中了我,这么清楚的判罚,即使在主场也不要申诉。 (Yeka:光明磊落,剑客风范!)

  T:那一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X:我先出手,这一步跨出去了,被她轻易地躲闪开了,惯性使我的身体还在前冲,对手轻巧地躲开了,她的反击很快,很敏捷,碰到了我的有效部位,我回击的一剑也碰到了她,灯都亮了,但我知道,是我输了。

  T:最后一剑前已经有了一个相互击中不算,再开始,怎么想?

  X:当时有些紧张,我刚才听到她(哈尔兰)说的,是那么回事,我不如她放松,头脑一热,我只想着冲、冲上去,就想着怎样快速结束这折磨人的斗争,太简单了,现在想来,它是一个过程,本应该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Yeka:太喜欢这句话了 :“它是一个过程,本应该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做事虎头蛇尾的人,往往都是忍受不了最后一刻那黎明前的黑暗。虎头蛇尾,意味着对人生缺乏更有深度的理解,所以头脑才会发热。放轻松,很多折磨人的事情,都会转化为值得享受的过程。比如,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难题,如果我们也有谭雪赛后的这种认识,就会学着让自己有经验,放松,冷静应对。但,没有经历过挫折就有认识的人,世间罕见,属于生而知之的。更多的人,都有谭雪这样的体会,属于学而知之——有了教训,知道下次遇到类似情况该如何应对。但,也并非每个人都能在认识到后就一定能做到。谭雪能否做到,咱们伦敦看。俺看好她和女子佩剑队下届奥运夺冠,因为境界有这般提升,就会指导她今后四年的训练。不过,即便俺看好,谭雪们能做的也就是“尽人事”,能否如愿,还要看看运气——听天命。)

  T:四年前的雅典,你与美国的雅各布森间也有这样的过程。

  X:噢,那可完全不一样(笑)。那个时候我站在决赛场,头脑中一片空白。

  T:如果现在找原因,你怎样看。

  X:还是不成熟吧。我们整个团队的不成熟,不是某个人的责任。客观说,(我们)发挥出了平时的水平,打出了风格,但在这样的大赛上,我们略有些紧张

  T:坐在发布会台前,你身体前倾,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

  X:(笑)我们都一样,不会推卸责任,也不会怨天尤人,既然已经发生了,又何必再愁眉苦脸。我们在场下也都商量过了,让自己高兴起来,不必总是遗憾。 (Yeka:套用《遇见未知的自己》中的说法,是要”臣服“于事实,不和事实较劲。)

  T:个人赛也没打好,都是压力的原因吗?

  X:个人赛确实紧张,不光我,我们全队都有些紧张,团体赛好多了。大伙都特别感谢鲍埃尔,是他让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放松些来。要不是他,还不知道会怎样。

  T:谈谈老鲍,他给你们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X:实质的。他是那种特别敬业懂得方法的好人。他不光指导我们日常训练,还很关心我们的生活。他在训练、生活中总是变换不同的角色,是他指引我们通向胜利,如果大家不介意,这枚银牌也算做胜利的话

(Yeka:老鲍,带人又带心的好教练!相比之下,俺觉得惭愧,向老鲍学习。)

  T:你父母也来了?

  X:是啊,他们早晨还特意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不要紧张,全家人都为我祈祷。

  T:未来什么打算?

  X:首先想给自己放个长假,太累了。我还会高高兴兴地走上赛场,不是还有伦敦奥运会吗? (Yeka:潇洒、放的下的姑娘,这才是80后最让人称道的风采!祝福谭雪,祝福中国女子佩剑队!祝福老鲍!伦敦奥运会,咱好好拼,好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