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唱这门生意,本来应该是吸取两家歌星的fans,以争取更广阔用户群。然而这件事情如果做不好,就会让人在聆听过程中凭空产生与非处女做爱般的某些联想,不一定不享受,但有时技术过于纯熟也是挺无趣的。

平井坚出了第二张翻唱专辑《Ken‘s bar II》,其中一首选了日本歌姬美空云雀的经典之作《stardust》隔空对唱。

从目前看到的《stardust》PV来看,从翻唱概念、Jazz风曲风到3D蓝屏抠像技术,细节处没法让人不想起纳京高和女儿隔空翻唱的《Unforgettable》。

嗯,也许纳京高纪念版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但那是我所接触到最动人的翻唱之一,人总有处女情节所以姑且当成第一次吧。

这两年唱片市道不好,大牌男歌手总在做翻唱。德永英明已经连续翻唱了三张《Vocalist》系列,专唱当红女星的当红曲目。近期他改回原创第一张就卖得明显不及以前好,除了市场萎缩这个老套原因之外,更因为翻唱歌曲能够保障歌曲的认知度,同时由老牌男性唱将翻唱会让一些打酱油的歌迷产生期待值。

某年颁奖礼上德永英明与原唱女星合作,先和中岛美嘉合作翻唱《雪之华》,紧接着与幸田来未合作翻唱他自己的《坏掉的收音机》,那段翻唱Live我一直保留在电脑里百看不厌。

以平井坚来说,他的声音也是过分完美,以至于很适合翻唱。《Ken’s bar》第一张还不错,第二张目前仅从听到的部分来看效果一般,明显边际效用递减。不知道是唱片企划方面的问题,还是因为瞄准的方向太具体显得太刻意。

当然,市场上既然有男唱将专做翻唱生意,唱片公司也会选择女歌手走类似的道路。比如手岛葵,我一直觉得这姑娘出道那首《Teru之歌》巨牛无比。然而声音太干净是她的selling point也是致命伤,以至于当今市场上很难找准手岛葵的位置。

这姑娘曾经翻唱过一整张电影插曲专辑,不过不失。一般来说我听一两首歌就会停下来,因为那声音实在太平静太无语了。

翻唱这门生意,本来应该是吸取两家歌星的fans,以争取更广阔用户群。然而这件事情如果做不好,就会让人在聆听过程中凭空产生与非处女做爱般的某些联想,不一定不享受,但有时技术过于纯熟也是挺无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