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的庭院

现代文学馆分主楼和会议楼,每当开研讨会时,便可看到外围一圈好车,相关机构负责人在里面挖空心思既谀且保风度,外面的司机们站在车门旁边等着,总要两三个钟头,载去饭店才算了。
实在耐不住无聊,坐了一个半小时,准备走。先不拿东西,去上洗手间,并探路。
洗手间那条走廊,走到尽头一片阳光灿烂,树影摇动,一道玻璃门,门外深深翠,竟是一个花园子。
步出玻璃门,走下台阶,草木扶疏,浓荫流金,远处有池子,还有鲁迅先生像。鸟声啁啾,如在梦外。
立刻回会议室,取了包,小步快走出门,复来到庭院里,一棵大树下有双人椅,朝着阳光坐下,伸展开手脚,舒服到无以复加。
待了片时,又有一声门响,身后有人走来,停住,点火,深吸一口气。
悄悄回头,是那个著名的白面才子,正仰起头,默默地吸烟。这样的研讨会,只有他谈得最好,但所谓周旋这件事,做得再漂亮,也是很累的吧。
就这样安静地在庭院里待了好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