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年底,就忙、忙、忙。总想着三月能轻松些了吧,五月能轻松些了吧,六月能轻松些了吧……到了七月,客观上的确是轻松些了,却跳不出那个泥潭:拖延、焦虑、死气沉沉。尤其听不得“上班”“工作”之类的词儿。

老头快回来前,才觉得恢复了点儿生气,生活变得有意思些了。今日已是老头回来3天,还是忙,忧郁症却似乎还没有开始到访。

老头回来的前一日,等着做B超的时候看了大半本讲布拉格的文艺书,可惜哈维尔卡夫卡昆德拉都没有看过,更不用说别的名字,晕晕乎乎粗粗糙糙,也读了不少;

周末去看了好评的《绣春刀》,演得好,画面好,却不知怎的不能入心,打了三星。哦,那谄媚阴险小人得志的百户,孔女神真是无处不在呀;

买了十九条鱼,和新的鱼缸、过滤、陶粒……已经去了4条。小热们真是奇怪,早上还活泼泼地蹿来蹿去,怎么就突然硬挺挺暴毙了呢。倒是小金,病歪歪数日,还在坚持;

淘宝上买了话剧票和音乐剧票,虽然远在9月和11月,但终于给了自己一个不再憋闷地浑浑噩噩过现实日子的理由。嗯,我终于要去看《恋爱的犀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