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余生

◇韦白

 

我远远地设想,余生

只是一个书房里游动的影子,

一杯茶,或者一杯咖啡,

吐着幽幽的热气。阳光

从百叶窗的缝隙间

斜过地板上一条条橙黄的木纹。

 

世界紧紧地浓缩在一间书房中。

众多逝去的大师在成排的书架上

乱成一团。任何一座山峰,

一条河流,都只是一个背景

或插曲,就像人生,或悲或喜,

都是他人梦里的过客。

 

孤独是唯一可以共享的秘密。

在一炷香静谧的时光里,

所有写过的文字已化作轻烟。

只剩下回忆,像一条古怪的虫子,

从一本书,进入另一本书;

或者像一只醉酒似的苍蝇

 

不停地转圈。而你的脚,

已深深地与白色的地板焊在一起;

从前的呐喊已换成低语。

空气越来越薄,你坐下,

写作,本是为生活赋形,

却被生活赋形为一个被生活遗弃的

 

薄薄的影子,悬浮着,带着生活

所惯有的全部哀愁。不是一行诗,

也不是鸣虫在夏夜吟诵的警句,

而是秋天拂拂的芦花写在沙上的字迹,

或被水抹去,或在某天清晨

被某只寻常的灰鸽凝视了片刻。

 

2015-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