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其实久违地哭了,用挂起来的衣服挡住自己,酣畅淋漓。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也不是莫大的委屈,只是在下午拍摄结束之后不止被一个人指点做导演所欠缺的地方。像是气魄啦技巧,还有全观性。
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
本来只是个喜欢写作的编剧,忽然变成导演我其实很焦虑,但无端高昂的自尊心不允许我有不擅长的东西,我翻阅了很多书籍资料,想象了很多情况,实战却还是被人指点。
当收到今天最后一条建议短信的时候我哭了…
到这个时间还不肯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
真的好失败,真想扔下一切躲起来。
可是胆小的我连放弃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做得到。
回忆起来今天在场的同学都被我看似开朗的笑蒙混过去了,原来谁都不曾看到真正的我…
不过也是,本来就没有拿出真心的我,怎么能让人用真心回报?太奢侈了…
像是为了强调自己不是孤单一般地给一个朋友发去了消息,也得到了安慰
心底却依然还是空空荡荡
不知道有谁可以填补这样的空虚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
世间的事情转瞬即逝,一切都如白驹过隙
值得去记忆和曾经想要后悔的事情总是层出不穷
神明大人也一定是太过忙乱了,不能顾及所有的生灵
我原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以随时自信地笑着借出自己的肩膀给别人
只是到了现在转看四周,却没有人可以借给我肩膀
大家笑着说:“你怎么会需要那个?”
我也跟着,努力做出笑的样子:“……也是呢。”
没人在意我话语前的停顿,就连我自己也固执地认为那是偶然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会感到惶恐
这或许也是我半夜总是非常清醒的缘故
在那个人魅暧昧的时分,我可以听清楚看清楚一些东西
一些平日喧嚣中看不到的,能够让我静静回想的东西

我也原以为自己不需要什么安慰,也不需要诉苦
事实上我远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坚强
我只是一个不直率的别扭孩子
事到如今依旧只因为自己这个小个体的是是非非而一喜一忧
都说没有人是完美的,我的自尊心却无端地高到那个地步,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努力地擦拭着因为流泪而酸涩的眼睛,忽然又有点想哭
或许是好久没有哭过了,竟然忘记了停下的方法
越是想要看开便越是痛苦……

可笑しい、自分が可笑しい。慰めるのはイヤだ、でも人のぬくもりが欲しい。
弱い所見せるのは怖くて、いつも笑ってる。
でもきっとそれは、私はそんなに強いじゃないからかな?
涙もココロもない人間に、なにを期待してるん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