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过是借着梦再度归来
也知道你早已经不在
只剩下空空池塘
还痴等着昨晚的月亮

你攀过的杨柳扶过的栏杆
你看过的云还滞留在水中央
这多半是我一厢情愿
总觉得你曾独坐池边等了我很久

所愿成空,人事两非
我来来回回逡巡的路径
越走越陌生,又转至花间楼阁
恰在漫漫斜晖下泪湿了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