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完家具回来,下午两三点的时候,站在朋友家窗前看对面剧院广告牌风景,看到一辆救护车和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就停在旁边另一栋公寓楼前。

救护车上下来两个人带着担架,跟着警察上了楼。与此同时,又来了三辆一模一样的灰色商务车,配着死黑死黑的窗,就停在马路两边。没有人下车。

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救护车上的人带着空的担架下了楼,把担架放上车,开走了。

紧接着,从之前的那三辆灰色汽车上,分别走下一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人从其中一辆车上抬下一个担架,女人一手拿着一件白色大褂,一手拿着一团黑色的东西。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天已经渐渐黑了,外面下起雪来。两个男人抬着担架出现在公寓门口,上面放着一个被黑色布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形物体。我看着他们把那物体抬进了靠在马路左边的灰色汽车里。

然后拿白大褂的女人出现了,警察也出现了。分别又上了各自的车。开走了。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