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小玫瑰这花裙子打扮,一下子觉得小人儿长成小姑娘了。她爹颠颠儿地告诉我,“童童今天穿裙子的照片挺好看的。” 我一看,还有点儿不习惯。真是我家有女初长成。如老曲所言,是该换头像了。

小姑娘提前进入“terrible two”。最近,闹着呢,脾气还特倔。要干啥就一定要,容不得半点儿商量。今天早上,我看她两颗上门牙上的黑迹恐怕一时难消,就动用了儿童牙膏。这是当初补铁留下的痕迹。她一开始不肯用,一个劲儿说“辣”,我说这是baby 牙膏,不辣。她也不肯尝试,劝了半天无效,我只好放弃,递给她让她拿去玩儿吧。嗨,她一听说我给她玩,马上要求我拧开给她看。自个儿看了看,想尝一尝。添了一下,告诉我,“不辣。” 然后特好奇地要求我挤在她的牙刷上。这妞儿就这样,越大越自个人拿主意。挤了点牙膏在她牙刷上,结果,她不是拿来刷牙,而且直接添上了。我只好藏起来,可不能再给她用了,除非她会吐刷牙水。晚上刷牙,她看见我们都用了牙膏,又要求我们给她也挤点儿。我们解释半天,说这是大人用的,小孩子不可以用。小妞儿不听劝,委屈地哭。哭了几嗓子,她突然想起来早上用过的牙膏,要求她爹:“去拿baby牙膏。”现在,不听她的真是不行。

小姑娘最近开始点评外婆的穿着。一早晨,外婆穿了双白袜子,她看见,蹲下来指点着说,“好看。” 第二天,外婆穿了双灰色袜子,她瞧见了,直接告诉外婆,“袜子不好看。” 今天早上,外婆穿了一套平日里很少穿过的居家服。她看见了,告诉外婆,“裤子好看,衣服也好看。” 完了,也不忘夸自个儿一下,“宝宝裤子也好看。” 呵呵,她天天在家,就三套衣服轮着穿,哪儿谈得上好看。外婆说,等春天来了,好好给她装扮下。我心里暗想,您可别误导了人家。

小姑娘抗议《三字经》后,天天听那闹腾的童谣。我实在不能忍了,就给她换了那本《天使在歌唱》。我挺喜欢这张碟,里面收录的是各国的传统民歌。专门在广东一教堂录制,制作非常干净。纯净的童音。没想到,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对我说,“好听。” 然后,那一整天她就时不时来句:“樱花(啊),樱花(啊)”。有时候,一边听这碟,就一边转着圈跑,踢着腿走。她还告诉我们,她在跳舞。

小姑娘喜欢的一项睡前活动是读书。不是我读她听,而且她自己读。她要求我俩一人一本书,然后我们各读各的。她文盲一个,但这一点儿都不妨碍她大声朗读。她就是照着图画自己想象着乱讲,还声音特大。我看她读得特可爱,虽然也听不懂,却经常被她津津有味的胡言乱语吸引过去。她一发觉我没声音了,就知道我在看她读,就指示我:“妈妈读,不看宝宝。” 我只好拣起自个儿的书接着读,但很快我就读不下去了,又去看她读。没见过这么自信地朗读的文盲,特稀罕。

这就是我家小姑娘。。。。。。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