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佳怡剔的光头很性感,戴上一付浅色的墨镜,也很酷。第一次见面没有寒暄,只是摘下墨镜看看她脸上的小伤疤,她说自己毁容了,我几乎放声大笑的说‘怎么可能,一个月保证好’。知道她爱美,姑娘们都这样。所有的客套话都在两年前说光了,和她见面很随意,只是没想到她比银幕上的角色更娇小,瘦的有点让人心疼。不过力气不小,拉我胳膊的时候能感觉到健身房的力量。

她要去见个熟人,我说见你一面,看看你就行了,不方便去的,但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她车上了。说实话,佳怡的车速像舒马赫,但是车技有点...想起当年她劝我开车怎样注意的话,我就觉得委屈。等我们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我还是不怎么想去,毕竟第一次见面。她把背包扔给我,不容置疑的说‘给你介绍位姐姐,大家一起玩,反正你晚上也没事’。我只是想,我认识的姐姐这辈子快要数不过来了...

进了热闹的房间,在她对所有人介绍我的时候,介绍我是她哥们的时候,我看见了章子怡冲我笑,这时候才知道何佳怡要给我介绍谁。依然没有过多的客套话,只是握手的时候,发现章子怡的手很软,也很细致。没怎么化妆,皮肤比八卦新闻上报道的要好得多。真人看起来比屏幕上的她要可爱,像个小孩。

在没有坐下之前,就有一杯酒递在我手里,一个憨厚的男人握着我的手,笑起来更憨厚。聊了半天之后,才知道这是章子怡的哥哥,章子南。而我参加的也是一场家庭聚会,说实话,我在公众场合更能放得开,私密场合有点不太适应。气氛还是很热闹的,子南大哥是个爽快人,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们俩在说话,只是当他把两瓶酒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发现情况有点不妙,而那天晚上,我的确有些醉了。我知道佳怡和章子怡是十几年的同学与朋友,两个女人见面更是抱了好一会,只是没想到她笑着闹着扯章子怡的裙子,场面很搞笑。事后我对佳怡开玩笑说,如果我当时要是拍下来,香港记者肯定会花大钱买的,这场面可是少见的很。

我不会唱流行歌曲,所以子怡叫我一起唱的时候,我只好拿着一个手铃乱摇。看着‘麦霸’章子怡在前面一首首的唱,我在想,这就是过去我曾经有些暗恋过的明星吗? 只不过这句话我可没敢说给她听。看着她在那里像个孩子一样的又唱又跳,而且时不时地拉这个一起唱,拉那个一起唱,我觉得她还是挺可爱的,不太像她演过的角色。而那边,章子南还在‘伺候’大家,这时候我躲得远点了,因为我已经吃的好,喝的更好了。

终于轮到子南大哥和嫂子唱歌的时候,佳怡和子怡坐在我身边开始聊天,我开始近距离观察子怡。她穿的很普通,但是很漂亮,褐色的绒面裙子,黑色的小靴子。她的腿很细,丝袜上有两滴刚才掉落的红酒印迹。手放在膝盖上,坐姿有点像小学生,那块手表上的钻石在闪着耀眼的光。我不爱插话,而且说到一些隐私问题的时候,我也不能说话。我想离开这种环境,但是子怡的表情与手势告诉我,她对我放心,因为我是何佳怡带来的‘哥们’。这时候,我才知道她俩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什么话都说,而且信任相互带去的人。要知道,我随便卖一条她们说的话,都会是娱乐圈的大新闻。在那一刻,我还是犹豫的选择继续坐着。我不能透露任何话,但是从这些话里面,我慢慢的找到两个普通人,两个无话不说的朋友。章子怡这一刻也不是国际巨星,而是像邻家的某个熟人,在说着酸甜苦辣。从她的话里,可以感受到小姑娘的单纯,与职业的一切无关,只是很认真的交流着,某种真诚也刺激着我。看着她那一刻的脸,就像是小学生的脸,我从未从电影上见过,如此的可爱。而每次对我展现的复杂的笑容,我都能明白这里面艰辛与委屈。

佳怡的确是姐姐,好像任何人都愿意对她说心里话,子怡也不例外。漫长的交谈后,一个甜美的笑容又出现在子怡的脸上,多少有些害羞与腼腆,特别是当她看我冲着两个人笑得时候,因为我是在坏笑。

一杯酒改变了气氛,又回到了热闹的歌声中。我不知道子怡不能喝酒,而佳怡的酒量说实话也就是那么回事,何况她脸上还带着未愈的伤,不能喝。不过她俩倒是很能带动气氛,一起喝了不少。五分钟后,我给佳怡揉着脑后的血管,开始后悔当时不该表现那么积极,而子怡的胃也开始痉挛起来...我知道她俩是为了大家高兴才喝的。

最后的合唱我又没参加,因为半句也不会,只是手铃摇得比别人好,自我感觉不错。

半夜时分,我跟佳怡离开,那个开始陌生的章子怡,这一刻也不再陌生,怀念的气氛定格在她天真的笑容上,这一刻的章子怡才是真正的章子怡。上车的时候,看见子南大哥远远的身影,而我背着两个人的包,后悔最后没有去厕所...

夜宴,又一场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