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米米同学跑过来,不怀好意地跟我说起她和土匪一起去逛街时的趣闻,土匪大个子有时候大条天真的模样,真是笑死人不偿命的主.
    事件1:小妞自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来报社实习3个月了,竟然还没有坐过地铁,进闸之前通过了票检,不跟着转轴门进,被卡在中间里外不是人,米米同学在旁边看着那个丢人啊……
    事件2:小妞出地铁时汲取了教训,先跟米米问清楚了情况,一出地铁,那个自信样,顺手把单程票往台面上一扔,直接就准备闯关了,米米在旁边看着,笑掉了牙往肚里吞……
    事件3:小妞好歹在重庆混了4年,在大街上碰到黑人兄弟,跟米米说,“我每次看到黑人都像看到一个模具在走一样”,米米当时那个汗啊……
   如此事例不胜枚举,原来丢人真的跟高等教育没关系。

    之所以说土匪的这些糗事在前,是为自己今天的一个小事件作个铺垫。
    晚上6时许,和我逛街的小牛妹粉丝有约,竟然抛弃了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姐姐,我这等个性的人,自然是不会为了别人的“错误”坏了自己的兴致。经过流行前线一家店的时候,因为小牛妹和米米、土匪都曾在此家店疯狂砸钱,我也想进去淘淘宝,现在的女人买东西那个疯狂劲,就跟钱不是钱一样的,疯狂的女人们都要把店挤爆了,我只得退回来,发现门口多了一个男模特,被店员装扮得特别时尚,我忍不住用手捏了他的腰一下,走出店门的时候,我心里还纳闷来着,都卖女装衣服,什么时候多了男装?
过了一会儿,我回头一看,那大家伙哪里是什么模特儿,一大黑小子居然动了起来,我当时脸只不定有多红了,真对不住黑人兄弟,溜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