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停停,该来的来该走的走,没有不散的宴席,十一个小朋友吃了这么多顿饭,席没散,我是先离席了,是不是该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陌生然后熟悉然后离不开,都忘了是怎么生疏的度过磨合期的了,好像大家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自然熟悉。好平常的一年半,大学中最宝贵的一年半的时间,我们一起走过的,说流水的教授,铁打的我们,现在我也是落花随着流水了。

      不想去回忆,我看着以前的照片眼睛就湿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后海的阳光很灿烂,我记得的最好看的后海就是我们去的那一次,我们笑得好开心,现在我们的照片都没有那时候的开心了。曹组请吃饭,感觉上曹组就像是大姐,曹组……好像以后也不能叫你曹组了。沉沉,我们去拍农民工的时候,你还跟我争是不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就在大食堂的二楼,争吵者开始我们的作业,然后那段时间我认识了你,现在我要找谁来完成我们的作业呢。喃喃,以后就不在一个小课组了,没有人和你分享食物了,没有人交流读书心得了,接触得少了,会不会疏远呢,没有办法在同一个战壕里面小抵抗了,没有你一脸严肃地指导我字头刁住了,这些我必将怀念。磊子你还是一个劲的乐,彪彪的,大饼就不说你了,剩下的日子我们川渝男人的独苗苗要把菜籽小美女照顾周到。瀚博还是一如既往地当你的专业大拿吧,边边走了会更加专心吧,同样离开集体的边边,日子应该比我好过的多巴。邢航我们终于要分开了,我们的小课组情谊是不是就要到此为止了呢,挺舍不得的。哲哲见得比较少,常被小课组忽略,以后多来上课别迟到吧。

       连再见都没有机会说,开学了就好像顺其自然的各安其位了,我会想念你们,会常常过来看看,希望这个小团体还有点我的位置,就这样,不多说了,难受……

      谁来给我细批流年,让我在打击之前戴好头盔,枪林弹雨,死不足惜,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我失去信心/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