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06/10/1

花三把直

的是在上以司的身份让两个圈外的人

转弯抹角地走一子婚姻迷

 

2006/10/2

我很想

在一巷的村子里

所有默默生的植物建一不收

然后给它起了很意的名字

比如 容身

 

2006/10/3

不叫晚饭偏叫夜宴的

把背面交观众

把正面交了死亡

而我钻进影院的幕布后面

略了

 

2006/10/4

一群麻雀相约开会

四五只在一起天上的事

三只在一聊地上的事

有一只撒落在草地上

着和叶子中漏下的光游

 

2006/10/5

有一扇

这个门白天

上就

过来 我也恰巧

于是我个满怀

 

2006/10/6

人把目光都搭在今的月亮上面

弄得有些向东边倾

差点跌我的

 

2006/10/7

们钻进了淮海路上的渔阳你问

那只在上海石库门里的鸟怎么长得有点像女人

竟然会织毛衣

而且冲着我们轻蔑地

 

2006/10/8

深黑的体以芒果的名把我的今天吞并

普通的日子自打学会了叫冤

就不普通了

 

2006/10/9

习惯了把亮面朝上

然后在夜深人自己的暗面

 

2006/10/10

个清晨被桂花薰醒

在床上 翻了

香味将两面抹

 

2006/10/11

今日无

明今日歌很健康

今日有

明今日歌生病了

 

2006/10/12

 

我把幸福积攒

等周末回家的候一并释

仿佛把那了半天的瓜子仁

一起嚼着

 

2006/10/13

 

的噪音换来了一座高

的安静换来了一本小

想用五贝换的我?

 

2006/10/13

 

了一斤栗子

个个剥

几乎全部是坏的

着剩余的

我想 只要有一好的

我就原我的人

他一定是迫于无奈

 

2006/10/15

 

子以绝对优势当选

这让得昨天的坏栗子是

福之所依前的必然环节

 

2006/10/16

公路树啊

依然在灰中楚楚摆动

它们对奔波的人叙说着逆境里的美

 

2006/10/17

把一

城市的便看破了

 

2006/10/18

他用手在那些路上走着

拿地的人

不知道

我回看他好几眼的原因

 

2006/10/19

候我背的包里

有一把于自己的

只有一

所以那候的家很大很大

 

2006/10/20

的照片成了一思念的地

我把平放着 一点一点

山峰到了山谷

然后的平原

着不走

 

2006/10/21

60妈妈总

等我老了如何如何

12

我小候如何如何

直接把我省略了

 

2006/10/22

割倒的稻子里藏着泥土的味道

晒过的被子里藏着光的味道

两双拖鞋里藏着的味道

 

2006/10/23

第一是沙

第二是他

第三是我

子在最前面

一家这样子看电视

 

2006/10/24

看完夜宴

们学会一句

那就是今我要要了的命

然后鬼魅地挤挤

 

2006/10/25

稻子又在我的眼皮底下熟了

而我三十年西

还迟迟没

 

2006/10/26

亲说家里的

像灯似的挂了一

人在家的他天天和鸟抢着吃

 

2006/10/27

亲插在家的柳

成了一棵树

它给淘米洗衣的母提供了绿荫

大了的我在给谁提供绿荫呢?

 

2006/10/28

有一个开头

害得我配了鞋子配

配了帽子配裙子

这样傻呵呵地配一子也配不

 

2006/10/29

一只螃蟹

一只只有一的螃蟹

个独将军 在盆子里看着我

直到我的它还红

 

(2006/10/30

夏天的酵粉放多了

直接把腮帮子鼓到了冬天)

 

2006/10/30

 

不听的孩子

我就把你发射了

 

2006/10/31

 

女生

年的我一个样

女生看了看在的我

面露 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