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7月24日    白天晴    夜间晴

        第二天的早餐是和一群研究生一起用餐的,虽然大家都是年轻人,但是很奇怪,交流不多,我们发现我们和中老年人交流的更多。这是收获颇丰的一天。

        第二天的行程是上午考察梅县泮坑三山国王古庙、寿山公祠、千佛塔。中午在客家饭庄用餐。下午考察张家围和中国客家博物馆。晚上在富源用餐。

        去泮坑三山古庙的山路上,教他们“撑腰”,这样你的腰以后就会很好。到古庙的时候,我和师妹很快去一座桥上(我们称之为鹊桥)“相会”,一相会,山里的水竟然奇迹般地哗啦啦往下流,形成“清泉石上流”的情景(虽然因为连日来的暴雨造成那水不清)。我们年轻人开着玩笑,合影留念。途中发现一个闷骚男,我们在背后叫他闷骚老师,哈哈~~据说来梅州好几次了,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看书,不去游玩,师兄说他是搞语言学的,对建筑等其它方面不感兴趣。晕!那也不至于一个人坐着看书、看地图吧。中途他做了很多很搞笑的事情,比如睡觉摇摇晃晃、东倒西歪,很热的时候拿着饮料一直在冰脸部和脖子的各个部分……不过他的皮肤白白嫩嫩,经常做田野调查都还能保持这样,真想讨教一下。都三十七岁的人了,看起来还是二十多(相反,我们才二十多的师兄,和另外一个也是台湾那边来的与师兄同岁的研究生,秋菊姐说他们都像三十多岁,还直接打击了他们)。下山的时候,介绍一个老师吃青榄,可以生津止渴,好心的水果阿姨送了他一个,他是吃得眉毛鼻子都皱到了一起,哈哈~~在这时,我渐渐地和刘久青教授接触。一开始的接触是很轻松的,原本他就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刚开始的对话更是另我感到亲切。他带了一个葫芦作为装饰品,我们就问他是不是有酒,或者变出酒来,他先是让我们猜,后来一本正经地说是装空气的,表情很搞笑。哈哈~~

        去寿山公祠的路上,师妹开始晕车了。师兄很负责,一下车立马去买药。非常感谢!当然,从此师妹就很幸运地坐在了视野开阔的前排。我在带一位老师——资深美少女,是一个心态非常年轻的,非常活泼老师去找洗手间的时候,拍了很多照片。明显,她对我们生活的考察的兴趣胜于对建筑的考察。她用她的言行告诉我们,生活是美好的,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有一个年轻的、好的心态。不过吓死我了,给师妹和金凤、小帆买完药,从药店出来,我发现她不见了,到处张望啊,又不敢去离药店较远的地方去找她,怕她回到药店门口看不到我。原来她是发现了农贸市场,很感兴趣地去拍照片。从此,她就一直管我们嘉大的学生代表叫美少女美少男,哈哈~~这个我接受。她还说了一句很中听的话:自恋代表我们还年轻。Yeah!

        午餐结束后,洋尚才过了,呵呵,好像很诧异我也参加这次活动。嘿嘿!感谢梅州市政府!感谢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感谢房老师!感谢师兄!感谢夏老师!(认识夏老师才认识师兄,才有这次的机会啊!)

        去张家围时,秋菊姐姐和李雪菱老师混熟了,于是和几个人结伴而行,想去那附近转转。我的哥哥姐姐们呀,那里可是随时都会迷路的地方。果然,他们迷路了,后来我们在黄遵宪故居的时候他们打电话过来求助。在张家围,邱荣举老师在高谈阔论,还高歌一曲。他想晚上去KTV,想了解我们的夜生活。很遗憾,我告诉他,我们的夜生活基本都在宿舍或图书馆或教室过的。他开始了发表他的观点:第一,应该是革命;第二,应该是女人;第三,是读书。哈哈~~还举了孙中山先生的例子。还教育我们的男同胞,不能撑伞,那样就不是男子汉了。可怜了我们的小帆,又没戴帽子,晒得要死。具体的内容现在回忆不起来了,累得大脑速度还没恢复。这种现象在当天午饭前一个小时就开始了,实在是太累了,别人说什么,要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但我脑子转得唯一不慢的地方是,为了减少吵闹,我恐吓了陈同学,把他吓到了(其实只有他一个人蒙在鼓里)。

        黄遵宪展览馆,保养很好,很值得推广的是它的洗手间。邱荣举老师说,这是星级的故居。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大埔的泰安楼,在《夏令营(三)》将会详细介绍。

        虽说以前来过好几次博物馆了,但这次在这里,看不少以前没见过的。这是停留得最久的一站。一个年轻的研究生累得趴在休息区的桌子上就睡着了,尽管周围大家都在攀谈,很热闹。

        这天,我们很早就回了学校,说是带台胞们逛嘉大,就是开车转了一圈,这样是不能发现嘉大的美的。要细走,才会发现它的韵味。

        晚餐是七点才开始的。市领导过来了,副校长也来了,还有其它什么领导也从广州赶过来了,一直在发言。师兄告诉我,晚餐后有节目,台胞要表演。嘿嘿!后来我发现高兴得太早了。晚餐是色佳,味就一般般了。但要特别推荐一下它的奶黄包,不是一般的好吃,有一个人一口气吃了3个,后来大家也都反映说好吃。可惜我只有一个的份儿,真想把师兄那份吃了,因为他不要,不过后来还是忍住没动,给了台胞。中途,不知有几圈人过来敬酒。最搞笑的是我们桌的陈康宏老师,一个一个地敬。敬到我这儿的时候,我们以为他会把嘉大的学生代表作为一个群体,没想到他竟然拿出手册,一个一个对着名字来敬。太绝了!

        饭后,台胞的节目开始了,我才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等他们的代表高歌一曲后,就接着要我们去唱山歌。天哪!虽然本小姐山歌是可以脱口而出,但实在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不能在那里献丑。好在麻烦出现时我转速快,提议和师妹一起念客家童谣。不过师妹竟然背到一半忘记了……汗……下来他们说我好像小孩子……晕!又是小孩子,郁闷。本姑娘都奔三了,偶滴娃娃脸,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回到座位,钟老师过来了。我还处于刚才的出糗状况中,师兄就开说了。一下说我是她的粉丝,一下说我看到偶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捏他示意他竟然没反应。坐没多久,又被叫上去跳舞。我还以为是叫我一个人跳,心里暗喜,没想到要跟着那些有些年龄的阿姨们跳。我要倒了,那是什么舞?!挥挥手,转转圈……后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跳自己的,当然是反响更好。本来我就准备了一支舞的,在一周前师兄就说过会有活动,我就把以前跳的舞复习了几遍。毕竟跳舞是我的专长,也是我的爱好,在众人面前跳舞更是有表演欲。嘎嘎……一说到跳舞,我就不能自已。呜呜……接着,陈同学出乎我们意料的唱了首山歌。中气还可以。

        在房老师的结束语中,我们结束了告别晚宴——台大的老师同学们明天就要离开了。估计房老师不说,大家就会一直在那儿唱啊跳啊。

        晚宴后,我们带着老师们去逛梅城。分成两批,一批不去书店的,由秋霖、小帆负责;要去书店的,由我和小紫负责。我们先是在新华书店逛。那个拉风的出席证,让我们所有人都受到了额外的待遇。本来九点十五分就要集合离开的,一直待到书店关门。一些老师买了《客都梅州》系列,一些买了生活保健的,最让我吃惊的是刘久青老师,他买的是哲学方面的。后来经过交流,才知道他原来就是研究哲学的。李雪菱老师坐在凳子上没动,哈哈~~原来她前一晚上去浴足,脚被按伤了……走的时候,门都关了,只能走后门。我们打趣,来买一趟书,前门进,后门出。哈哈~~

        我们很幸运,刚过马路,就遇到旅游观光车。一人10元,如果是包整辆车就120元,我们集体在杀价,杀到100元。可惜时间太晚了,桥灯到十点半就要关了。据说我像个导游(我觉得我是“倒游”,累得想倒下了),一路在给他们做解说。后来资深美少女建议我可以把导游作为参考职业,我就词穷了,变成一路和刘久青老师在交流。哈哈,中间开了个玩笑。他问我梅江最后流到哪里,我笑着说:“海里”。吴中杰老师,就是那个被说成是闷骚老师的,第一个反应哈哈大笑,还使劲儿鼓掌。后来他又问:“梅州的尽头流到哪里?”我依然回答:“大海。”又笑作一团。等他们笑够了,我才说是韩江,我在开玩笑。

        我和漂亮的女司机商量说能否把车停到剑英桥北端,她很爽快就答应了。接着又问我们要回哪里,答曰“嘉大”。她说可以送我们回去,只要给多二十元。太好了!感谢美女!回到学校十点半了。老师们一直在感谢我们,其实虽然很累,但没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我仿佛回到了精力充沛的高中时代,可以学习、工作到深夜的时代。刚要回宿舍,发现另外一组人马也回来了。原来邱荣举老师怎么都不愿意回来,游完梅江还要在外面逛,还很想去唱K。老师,我们没骗你,我们的夜生活真的基本都是在学校。师妹在抱怨他们那辆车的司机态度很不好,知道我们的情况,只感叹。呵呵,我现在越来越确定,我是司机杀手,不论司机是男还是女,看见我都会“自投罗网”。由于这一组的老师明天就要离开,又留下我们合影留念,还一直在感谢我们!呵呵,各位老师,嘉大两万多学子,只有我们五个和你们认识,不仅是幸运,也是我们的缘分。

        终于,我们要回宿舍了。南区的师妹可以悠哉回去,我们住在遥远的东区的,必须跑回去。我们有门禁啊:十一点以前必须回到宿舍。而且那晚值班的是凶阿姨。等回到宿舍,我已经全身湿透了,用“如在水里捞起来的”形容,毫不夸张。等到身体干了,洗头、洗澡、洗衣服、吹头发、收拾……上床时已经一点半了。四个小时后,我们又要起床了。那会是最后一天,是高潮,也是结尾的一天。